6家饲料厂1周涨2次,又一轮涨价潮来了!养殖户怒了:这鱼还怎么养?

6月各大饲料厂涨声不断,月初有少数公司涨了。
中旬更大范围地上涨,其中大多是华南饲料厂;
刚进入6月下旬,又一波饲料厂涨价通知发出来。
这次涨价幅度从150-320元/吨不等,其中珠海海龙、肇庆高要海大、福建大北农、佛山大北农、阳江海壹、广东东腾等6家公司是1周内涨价2次。
另外还有湖南两家饲料厂、四川一家饲料厂加入了涨价的行列。



受病害多、饲料贵、销量小、鱼价差等多种因素影响,今年上半年不少品种的养殖户压力都非常大。尤其是一些养殖户看到豆粕价格上涨之后,现在又都跌下来了,心理就更不舒服了,“都说因为豆粕涨价导致饲料涨价,现在豆粕低的都不到4000元/吨了,为什么还要提价?今年饲料价格就没便宜过,这鱼还怎么养啊?”

不少养殖户都开始寻找新的路子,寻找新的饲料替代比较普遍的,比如说养草鱼的朋友,有的减少了饲料的投喂量,增加了喂草量;像黑鱼鮰鱼等品种增加了鸡肝鸭肝等动物内脏的使用量;还有的养殖户甚至打算联合起来,找饲料厂代工。



以上这些方法其实都算是个方法吧,虽然不一定是个好方法,但有的养殖户觉得能缓解压力,那就试试吧。在没有配合饲料的时候,养草鱼可不就是割草喂鱼吗?如果养殖户真的想割草喂鱼,首先得有草割,其次也需要合理地喂草,尤其是需要注意预防肠炎等病害。

从喂饲料变成慢慢喂鸡肝鸭肝,虽然我们水产养殖网不提倡,但对于压力太大的养殖户来说,这好歹也算是个路子,毕竟现在这么喂的养殖户也不少,青鱼喂鸡肠鸭肠的也多,甚至有的养殖户想把黄颡鱼也驯成吃鸡肝鸭肝,毕竟省一点是一旦。但同样也要注意肠道维护、水质调节等工作,不能图了便宜,却带来更多的问题。



另外随着黑水虻等的兴起,一些虾蟹蛙类养殖户也开始有了新的选择,这两年做黑水虻的如雨后春笋,在水产养殖上的应用也越来越多了,搞黑水虻的人多了,黑水虻的价格也没有之前那么高了,只要用得好,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只是黑水虻蛋白虽然高,但毕竟营养单一了点,鱼虾蟹想要养好,光有蛋白也不行,要讲究营养均衡。

养殖户联合起来找饲料厂代工,这个事情听起来好像有点荒谬,其实也不是不能干。今年就有一些养殖户到江苏世昌饲料公司“定制饲料”,选择什么样的原料,定制什么样档次的饲料,养殖户自己决定。这种做法也未尝不可,正规饲料厂的设备肯定比做自配料的要好,只是对生产量有一定的要求。



大户一年几百吨上千吨的饲料用量,做定制饲料没问题,散户一年十来吨的用量,估计没有饲料厂想代工的,所以散户就需要联合起来,一个人十几二三十吨的,有十来个养殖户联合一下,总量就可观了,饲料厂挣个加工费,养殖户可以现场监督饲料质量,希望这样的尝试越来越多。

另外也希望有更多的饲料厂也能接受这样的尝试,因为这样想联合的养殖户多了之后,这也是块能做大的蛋糕,目前其实已经有一些饲料厂在为规模很大的养殖大户在做这样的定制服务,如果能把思路打开了,主动邀请大大小小的养殖户到厂里代工,这也是个很好的业务。



水产养殖业发展到今天, 回头看看,过去20年发生了多么大的变化?哪怕是10年前5年前,都有很大变化,尤其是随着一些新的销售形式出现了,饲料板块也可以做出改变,传统的模式肯定有它存在的必要,但也要考虑到养殖市场的复杂性,养殖户越来越年轻化。就好像过去这么多年饲料都是以经销为主,或许哪天饲料也能网销呢?

对于养殖户来说,饲料价格上涨之后,压力肯定非常大了。但也要认清一个事实,这就是市场,鱼价有涨有跌,饲料价格也有涨有跌,如果外在因素改变不了,那就要做自我调整,选择更好的品种和模式。

如果尝试很多仍然坚持不下去,那么退出这个行业也不是不可以,市场到了一定程度就会洗牌,必须认识到这种残酷性。人,最重要的是认清现实,找到自我。如果市场确实残酷到你确实扛不住了,那么退出养殖,另寻他路,这是个无奈的选择,但也可以说是个好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