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威水产料率先降价,其他厂家会跟进吗?今天豆粕最高又涨了110元

从5月11日开始,四川通威饲料对几款水产品料产品进行了降价,其中103、皱鱼2号下调90元/吨;182、155及其它颗粒料下调100元/吨;膨化料(除111、鱼康1号、特种鱼料)下调120元/吨。




这是4月11日以来,国内第二次有水产料降价通知。目前还只有四川通威一个公司在降价,其他公司会不会跟进,还需要持续跟进。

4月11日的时候,海南通威、海南裕泰等公司对部分产品宣布了降价,但那一拨降价范围主要集中在海南地区,而且相对于今年以来的涨价幅度,4月11日的降价幅度是很小的。




时隔一个月,四川通威也降价了,降价幅度90-120元/吨不等,有的人认为涨得多、降得少,对养殖户意义不大;不过也有人认为通威这次开了个头,降价幅度虽然不大,但也算是个积极的信号,“希望能有更多的厂家尽快加入降价的行列,今年上半年很多区域养殖户的压力都非常大,饲料价格那么贵,很多品种的出塘价格却不理想,有的甚至非常差”。

事实上,目前很多地方的畜禽料已经在降价了,虽然幅度也不算很大,但降价的厂家多,降价的范围广。这个让很多水产养殖户心理不太平衡,有的人甚至抱怨饲料厂赚钱太狠了,“如果很多养殖户扛不住了,养不下去了,饲料厂又能把饲料卖给谁?豆粕涨价的时候饲料厂涨价,豆粕降价的时候却还不降价”。

道理好像是有点道理,但是细分析起来,饲料厂也会觉得很冤枉。毕竟今年豆粕等原料涨价是不争的时候,一位饲料厂的采购人员像水产养殖网抱怨,那时候天天涨价,“每天最怕的事情,就是一大早收到原料供应商涨价的通知,处于持续涨价的时候,有的厂家害怕买得迟了涨得太狠,于是就要尽可能地囤豆粕”。

据说,43豆粕价格涨到4500元/吨的时候,很多饲料厂囤货很厉害的,但涨到5000元/吨大关的时候,很多饲料厂想囤也囤不起了,“就算是4500元/吨价位的时候大量囤货,现在豆粕又掉价了,囤积的高价位豆粕也没消化完呢,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很多厂家都没降价的根本原因”。

最近豆粕价格确实掉价厉害,从一吨5000元以上降到了4300元/吨左右,最高降了1000元/吨,幅度确实很大,但最近豆粕价格也有反复,比如昨天各个省的价格还是涨多跌少,今天各个省全面上涨了,最高河北山东江苏等地最高涨了110元/吨,“之前豆粕大幅下滑了一个段位之后,现在有点小幅反弹的架势,短时间跌破4000元/吨大关的话,这个可能性感觉是不存在的”。

也有人分析,饲料厂不愿降价的另一个原因,去年不少集团性的饲料企业,在其他板块尤其是养猪板块亏损的很严重,有的大集团公司甚至快到了资不抵债的地步了,只能拆分出售部分板块来弥补损失,有的严重的甚至要当地政府拉一把。

饲料价格大涨之后,经销商的日子也非常难过。在过去的两三年里,很多饲料厂都是主动或者被动地卷入了“价格战”,一些饲料厂已经直接面对养殖户了,江苏一个饲料经销商告诉水产养殖网,以前养殖户想到饲料厂开户的话,养殖面积、饲料用量的门槛是比较高的,“但现在每年用料10吨的养殖户,就能到饲料厂开户,这样搞得太厉害了,我们经销商夹在中间都很难过的”。

确实,经销商要么是赚单吨饲料利润,要么就是跑销量赚厂家返点,如果10吨20吨的销量都能到饲料厂开户的话,经销商日子到底多难过,想都不用想的。这就好像我们从网上买一节电池,网购包邮送到家,价格还比门口的小卖部便宜,你想想这是什么概念?




由于竞争太激烈了,在这两年的涨价过程中,经销商在执行过程中也不敢跟着厂家同步涨价。比如厂家通知涨400元/吨,可能经销商只会说涨了300元/吨,“因为他不这么干的话,别的经销商也会这么干,那么一些游离的客户可能就转而去找其他经销商了,最终就是要牺牲自己的利润空间来稳定客户,假如以前一吨赚三五百的话,现在能赚一两百也就干了”。

这几年原料价格波动比较大,导致饲料价格波动也比较大;渔药也是如此;而出塘价格受到疫情等不利因素影响;如今的水产养殖市场,绝对是个乱局。在乱局之中,养殖户、经销商、饲料厂等处在各个环节的角色,都有各自的难处。

光是叫苦抱怨解决不了问题,必须要找到新的出路来应对眼前的危机,如果你扛不过去,那就要被淘汰,养殖户可能就养不下去,经销商可能就面临关门,饲料厂可能就破产或者被收购,毕竟能一辈子坚持干一个事情的人,太少了。

这就像我们养殖户一样,今年这个品种不赚钱,就要去找能赚钱的品种,所以很多人每年都会转换养殖品种,饲料厂和经销商也是如此。不管是一个普通的养殖户也好,一个很大的经销商,或者巨无霸的厂家也好,都需要看清楚大的形势,顺势而为,该坚持的要坚持,该放手的要放手。

最后,还是希望饲料企业,如果有可能的话,在企业压力得到缓解的时候,也能及时地下调水产料价格,让养殖户的压力也缓解一下,毕竟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在这方面,这波畜禽料大范围降价,给很多水产养殖户的刺激确实比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