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秘鲁鱿鱼合作销售稳定出现摇摆,引发全球魷鱼业界近期高度关注!

因秘鲁、韩国、东南亚等传统鱿鱼出口地区疫情仍相对严重,欧盟、美国等鱿鱼消费市场产品进口纷纷把目光瞄向了我国大陆,去年下半年以来,魷鱼加工出口一改先前疲软颓势,呈现迅猛增长态势,特别是12月以来外贸订单急剧增加。

作为全球防疫最为安全的大后方,我国现己成为名副其实鱿鱼加工的"世界工厂",相反因内地疫情多地持续爆发,受物流检测、防疫管控等诸多限制影响,鱿鱼内贸加工依然低迷。据了解,年底前石岛、烟台及舟山、丹东等国内的鱿鱼出口加工厂订单目前都基本饱和,特别是随着年关将近,都赶着在工人春节放假停工前,正开足马力生产。

笔者近日在全国远洋鱿鱼主要捕捞地区一一舟山了解到,当地西峰、舟渔以及兴业、富丹等主要几家鱿鱼出口加工企业的外贸订单数量大幅增加,特别是12月份以来同比上年至少增加在二成以上。据了解,2021年舟山全市魷鱼加工产品出口量约7万吨(占水产品贸易出口总额的40%左右),同比2020年增加6%,其中下半年出口加工量同比上半年增加了30%。

另据了解,近期山东烟台、石岛一些魷鱼加工厂订单分流到舟山加工也越来越多,一是北方加工厂己达量生产,来不及加工,二是因为当前北方天气寒冷,南方条件更有利。三是舟山地处秘鲁鱿鱼最大产区和全国魷鱼集散地,有完整的鱿鱼供应链和出口加工设施能力在舟山加工对原料有更多的选择权,且可以减少原料物流成本,尽管舟山地处海岛水产加工的人工、水电等相关费用高于北方,但还是具有综合优势,特别是电能等相对充足,产能限制相应要少,据舟山当地鱿鱼加工业内资深人士分析,从目前趋势预判,如果能继续保持当前强劲势头,估计2022年舟山鱿鱼加工出口总量将要比去年明显上一个台阶。

尽管鱿鱼出口加工订单大副增多,但一些水产加工企业负责人普遍感到并不乐观,声称出口加工当前经济效益并不理想,并内心充满着一丝担忧。一是因为产品出口集装箱海运价格昂贵,运费成本高。二是因为疫情影响人工等成本上升。三是因为汇率浮动变化影响。四是因为鱿鱼加工原料价格现总体处于低位,订单报价不高,出口退税少。

特别是作为秘鲁鱿鱼价格风向标的舟山,近日负面行情消息不断,据悉作为全国鱿鱼最大产地供应商的舟山鱿鱼合作销售正面临搁浅,一旦负面消息成真,鱿鱼原料价格出现大幅下滑,形势堪忧,不但引发后续订单价格下滑,而且造成己生产的成品及半成品库存跌价,还会因原料价格的下跌引发鱿鱼加工订单减少。

另外鱿鱼批发中间贸易商表示,买涨不买跌,近日受舟山合作销售内部不稳定的负面消息影响,国内一批下游加工厂纷纷采取观望态势,减少鱿鱼原料购货量,采取化整为零的办法,每天需要加工多少库存多少,来规避原料价格可能下跌风险,下步鱿鱼市场行情会不会严重受挫,大家正拭目以待,全国鱿鱼行业已笼上一层不安的乌云。

笔者也电话连线了一些山东石岛鱿鱼加工企业,他们声称,舟山是秘鲁鱿鱼最主要产区,当前价格行情主要看舟山,且舟山的价格与秘鲁鱿鱼进口贸易价格也有很大关联,舟山这几年创新实施秘鲁魷鱼合作销售,基本形成了价格稳定基石,值得业内肯定。特别在这两年秘鲁鱿鱼产量较高、疫情艰难困境挑战,价格处于低位的情况下,更是具有价格支撑作用。
作为鱿鱼加工出口企业,他们最希望原料价格稳定,不要太高,也不要太低,各方受益,反对暴涨暴跌,大起大落,最后吃亏的还是国内鱿鱼上下游产业链的经营者,受益的是一批国外客户。并表示,一方面因为全球疫情持续影响,当前国外鱿鱼加工能力严重受限。另一方面今年日本海鱿鱼产量较低,加上国内外通货膨胀,韩国、日本、欧盟等终端市场鱿鱼价格都出现一定幅度上升,且目前秘鲁鱿鱼价格总体处于低位,应该存在价格稳中有升的空间,国内一二三产业者应共同来维护好秘鲁鱿鱼价格稳定大盘,目前国内一些加工企业都有不少数量的成品、半成品制品订单库存,一旦鱿鱼原料价格暴跌,势必引发企业重大经济损失,他们正高度关注。
舟山被称为"中国鱿钓渔业第一市",魷鱼产量占到全国的60%以上,其中主要作为加工原料的秘鲁原条鱿鱼占到全国的80%,目前在外相应捕捞渔船200余艘,去年下半年因为拉妮娜现象,海况有利,东南太平洋西经赤道渔场秘鲁原条鱿鱼不仅鱼发较好且时间较早,产量较高,销售压力增大,加上舟山魷钓以群众民营为主,分散经营,合作销售缺乏强有力的合力,加上疫情持续时间越来越长,捕捞一产内部矛盾交织加剧激化导致合作销售稳定出现摇摆,一石激起千层浪,据悉目前舟山各方对此也高度关注,正努力化解危机。

鱿鱼价格保持稳定,不仅有利于上游捕捞一产,而且也有益于下游鱿鱼出口加工业,供应链的完整性和协同性,已成为衡量一个地区产业发展实力的重要指标,能否平稳过关,避免鱿鱼上下游动荡,全球鱿鱼业界正聚焦舟山,各方都密切关注舟山鱿鱼合作销售组织的摇摆稳定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