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贸易战,中美商家支付了7亿美元关税

作者/ Jason Huffman

编译/ 胡路怡

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NOAA)数据显示,2021年年初至8月底,美国已从中国进口24.3万吨海产品,进口额超过了10亿美元,而美国进口商和消费者支付的关税税额达到1.69亿美元之多。

中美贸易战的三年间(2018年9月至2021年8月),美国政府征收的中国进口海产品关税总额达到7.04亿美元(下表),双边海产品贸易额逐年下降。




若按贸易总量计算,中国依然是美国最大的进口海产品来源国。前八个月,美国进口海产品总量约217万吨,进口额184亿美元,中国(24.3万吨)占比超过10%。其次是印度,贸易量约22.5万吨(19.6亿美元),加拿大排名第三,贸易量约22.2万吨(36亿美元)。

罗非鱼是中美海产品贸易量最大的单品之一,2020年进口量约13.2万吨。2018年9月至2021年8月期间,罗非鱼产品进口关税税额超过1.95亿美元,今年前8个月的税额超过4,800万美元。

除罗非鱼外,巨额贸易战关税还覆盖了诸多其他品种:包括鱿鱼(关税7,150万美元)、虾类(4,980万美元)、其他海鱼(4,020万美元)、鳗鱼(3,940万美元)、鲆鲽类(3,160万美元)、梭子蟹(2,320万美元)、黑线鳕(1,850万美元)、牡蛎(1,700万美元)、鲶鱼(1,680万美元)和小龙虾(1,550万美元)。






中国罗非鱼成本低廉,目前在美国市场的占有率仍然超过70%。今年8月份,美国从中国进口12,027吨罗非鱼产品,货值3,270万美元,均价2.72美元/公斤。相比之下,第二大供给国哥伦比亚的贸易量仅有1,172吨,货值640万美元,均价5.50美元/公斤。

今年以来,美国市面上的罗非鱼价格不断上涨。美国食品价格指数机构Urner Barry数据显示,3-5盎司冷冻中国罗非鱼片批发价从1月12日的$2.50/lb上涨至10月5日的$3.25/lb,涨幅超过35%。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海产品进口公司Western Edge Seafood副总裁Don Kelley称,对于罗非鱼这一单品而言,关税并非现阶段的主要问题。中国罗非鱼以成本低廉著称,长期以来是进口商最佳选择。

不过,Kelley表示,国际运费成本上升已成为美国海产品进出口贸易的主要问题。一条集装箱从中国南方省份港口运出,送抵美国口岸的平均价格超过1.7万美元,中国北方港口问题更严峻,成本高达2.5万美元,疫情之前的运输成本只有4,000-5,000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