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小姐姐直播卖鱼!坐拥百万粉丝,捐出打赏收入做公益



阿渔妹通过直播卖货帮助附近渔民销售水产品。



阿渔妹在渔船对鱼进行分类。


郑露婷,1995年出生于广东阳西县的一条小渔村,从小就跟随着渔爸渔妈一起出海打鱼。露婷的哥哥姐姐都在外地工作,作为老幺的她现在守在小渔村里,守着家守着渔船。一个中国农村孝顺女儿的普通故事,故事里或许加一点现代痕迹,这个年轻人的故事还可能带有振兴乡村的力量。郑露婷另外有一个名字“阿渔妹”,一个在视频平台上百万级别粉丝的小网红。这个“新赶海人”,带动着渔村名声在外。

从“朝九晚五”到“迎潮汐作息”

渔爸郑安曾是阳西县陇石村的村长,维持了村里36年的和谐,直至2020年才正式卸任。为了拉扯大三个孩子,2000年,渔爸渔妈决定出门赶海,维持生活。这正是“阿渔妹”三四岁的年纪。直到上中学之前,郑露婷在赶海的渔船上度过了她的童年光景。

“新赶海人”为乡村振兴出把力

阿渔妹刚刚回到渔村的时候,渔爸很担心女儿在城市待久了,不习惯出去赶海的日子。作息不正常、日晒雨淋、收获还得看运气,这些是渔民的日常状态。有时候遇到退大潮,渔民需要下海推船。而在船上,捕鱼的手艺活也不是一下就能完全掌握的,从网扔下去、撒开、落入水中到起捞这一个过程其中的巧劲也只有长时间累积才能做好。对于阿渔妹,一个刚从城里回来的女孩子,每一个环节并不是一件纯粹用“自小耳濡目染”就能轻松带过的简单事。经过渔爸的细心教学,阿渔妹慢慢上手了。

村里出海打鱼的大都是中老年人,只有阿渔妹一个年轻人。与传统渔民不同的是,阿渔妹并非只是通过打鱼的线下买卖赚取收益,提出想做自媒体的想法,父母也非常支持她。

阿渔妹现在是一名涉足三农领域的网红,以“阿渔妹”的身份在网络走红。日常的视频分享以赶海和渔村的日常生活为主。赶海、拍视频、带货直播是大家对赶海网红的一般印象。但是阿渔妹郑露婷作为“新赶海人”,却以赶海的日常给网友分享了年轻人新的生活方式。在熟悉的成长环境中,阿渔妹不仅可以陪伴在父母身边,而且趁着网红红利的势头,用自媒体变革传统的赶海形式。

“视频的选题策划是最难的。”阿渔妹坦言为了留住粉丝,经常会为选题内容而烦恼。她找来了几个朋友合伙一起构思,除了分享自己的渔村生活,也结合当下的流行元素对原本枯燥无味的赶海生活进行加工,在各大社交平台发布。

“大家好,我是阿渔妹,之前有很多网友要求我用粤语拍一期视频,我粤语不是很标准,大家不要介意。”阿渔妹白天出门赶海拍视频,晚上与粉丝交流,也常满足粉丝的要求而拍视频。粉丝数量不断增加,对阿渔妹激励很大,家里的经济状况也因此改善了不少。

对自媒体的商业模式,郑露婷有自己独特的见解。用了两年的时间,阿渔妹在社交媒体发布的视频已达800多条,涨了将近100万粉丝。利用自己在网络上的资源优势,阿渔妹打破传统渔民靠线下买卖赚取收益的方式。因为是老村长的小女儿加上从小在渔村长大,所以阿渔妹和附近村民、渔民都很熟,介入到渔民的生产作业中,几乎没有门槛。2020年,她开始直播卖货之路,帮助附近村的渔民销售渔获和农产品。“有成功的经验也会分享给附近的村民,为振兴渔村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阿渔妹不时会在村里的市集架起鱼摊直播卖鱼。据她自己介绍,网上直播带货一天,仅金鲳鱼就可以卖出300多条。

两年来,阿渔妹在播放平台上累积了近20万的收益,虽然不是很多的钱,但比起父母纯粹的赶海收入要可观得多。另外,在播放平台上,粉丝对于阿渔妹有“打赏”(平台端口设置)。郑露婷就决定,把打赏的这部分存起来纯粹做公益,把公益部分回馈到渔村和镇上有需要的人群身上。

最大愿望是在城里为父母买套房

“阿渔妹原本在城里是白嫩嫩的,现在经过日晒雨淋,皮肤都变差了。”提起女儿回到渔村陪伴着自己赶海,渔爸不禁有些心酸。

阿渔妹一家有四个兄弟姐妹,哥哥姐姐都已成家立业。阿渔妹年纪最小,这两年一直在家陪伴着父母。阿渔妹即将迎来自己26岁的生日,但却仍处于单身状态。在农村来说,也算是“晚婚一族”了。“女儿毕竟不能陪伴父母一辈子,始终都是要嫁出去的,要是个男孩子就好。”渔爸嘴上虽然催渔妹是时候找个对象,但是内心却十分舍不得。

“哇噻,这条藤鳝超级粗的,起码有2斤重,能卖个两三百块钱。”阿渔妹赶海最想见到的是早上日出的美景,渔民们抓到大鱼的开心笑容
两年的时间,阿渔妹已经十分适应渔村的生活。阿渔妹最大的心愿就是在阳江城区为父母买一套房子,等父母退休了可以安享晚年,向在外的年轻人证明小渔村也不一定没有出路。虽然赶海不及大城市舒适,但是能陪伴在父母身边,渔妹显得幸福而又甜蜜。(出处: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