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原料通关受限,青岛冷库暂不放行,物流延滞进一步加剧

作者/ Tom Seaman
编译/ 胡路怡

对于青岛和大连的海产企业来说,今年的春节似乎过得并不愉快,即便春节过后工人陆续返工,加工厂缺乏原料的困境依然没有得到改善。目前,各大港口仍在实施新冠检测和消毒,通关速度缓慢,产品积压严重,某些进口冷冻产品还遭“特殊对待”,特别是俄罗斯原料鱼(包括狭鳕、真鳕、黑线鳕)。

青岛消息人士称,去年山东港实施“散改集”,不允许俄罗斯散货船入港卸货,仅保留集装箱船通道。然而,中国当局曾多次从俄罗斯产品检出新冠阳性,导致俄集装箱船也遭到了限制。

“青岛公司仍然可以通过集装箱船进口俄罗斯原料鱼,但正规冷库却接到通知,不允许放行。”一位消息人士说。

“事实上,俄罗斯产品运抵中国,却无处可去。集装箱船仍可以在青岛港进行申报,但却要长期滞留在港口,承担高昂的费用。”另一消息人士说,“中国虽不会限制货主转运出去,但产品要进入中国,只有走正规冷库。不过,其他国家产地的原材料仍然可以进口。”




而在大连,物流状况有所好转。一位大连消息人士称,“大连港集装箱正在分批卸货,但进度缓慢。加工厂也逐步开工,又开始采购原料了。但我们了解到,青岛的情况好像是另一回事。”

另外,多位俄罗斯产业人士向UCN确认,青岛港实际上已经“关闭”。

“我们的理解是,青岛港似乎实施了更加严格的措施,对于某些产品被‘特殊对待’,包括了集装箱原料鱼,而散货码头至今都没有开放。”一位俄消息人士说。

“有的俄罗斯公司将产品转运至远东符拉迪沃斯托克港口和韩国釜山港,进行冷冻,或再销往俄罗斯西部本地市场。最近几天,我们能够深刻地感受到,俄供应商已经对中国失去了耐心。”另一俄消息人士说。

“我们还了解到,春节过后许多员工都已返岗,但加工厂仍然缺少原材料。要彻底改善当前的状况却显得十分困难,因为俄罗斯原料通关难度太大了。”他说。

此外,针对欧美市场,中国加工企业还面临高昂的运输成本,一条40英寸集装箱运至特定地点的费用甚至超过了1万美金。

针对青岛和大连的物流问题,丹麦贸易企业Seafood Sales还发出了运费涨价新通知,全文如下:




(出处: UCN国际海产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