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persen CEO:大连和青岛工厂问题牵连全球白鱼市场

作者/ Tom Seaman
编译/ 胡路怡

最近几个月,大连与青岛的鱼类加工厂面临严重的原料短缺问题,随着春节临近,许多工厂甚至提前停产,加上物流成本高涨,欧美真鳕、黑线鳕、狭鳕成品市场缺货迹象已经显露。

丹麦大型海产企业A. Espersen CEO Klaus Nielsen告诉UCN:“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工厂采购的原料鱼数量十分稀少,我们了解到许多工厂已经停产了,预计市场供给将进一步收缩,涉及所有加工鱼类(鳕鱼)产品。”

Nielsen称,2016年Espersen就将中国加工厂迁移至越南,目前在丹麦、波兰、立陶宛和俄罗斯设有工厂,公司的物流运作良好,暂时没有受中国方面的影响。

“我们的工厂位于越南和欧洲,同中国加工厂的定位不同。当前的订单需求并没有增多,我们预计3月中旬至四月需求将开始上升,具体的需求量依照情况而定。眼下,从欧洲向中国发货要面对诸多困难,主要是健康证明。”Nielsen说。

去年,大连与青岛出现的几次疫情均与冷链产品有关,目前青岛和大连港暂时不接受俄罗斯散货船卸货,集装箱码头滞期也被无限延长,狭鳕、真鳕、黑线鳕原料流通速度相当缓慢。

此外,中国港口向欧美发送的集装箱运费也比一年前翻了数倍。一条集装箱运往欧洲和美国的费用从$9,000至$14,000不等(根据目的地而定),“一条货柜重约20-24吨,以往运费在$100-$125/吨,现在高达$400/吨,翻了3倍!过去15年也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Nielsen说。



图:Luxpictura/Shutterstock.com

“从越南发货的费用也在上涨,目前的价格几乎持平中国,但好在船期充裕,没有太多的延误。2020年,我们增加了越南工厂的工时,实施24*6的三班倒工作安排,轮班期间要进行厂区的清理和维护。”Nielsen说。

“在越南欧盟自贸协定下,粗加工真鳕产品的关税降为零,于是我们增加了欧洲市场的鱼排和鱼柳销量。至于美国,过去几个月餐饮需求维持在50-60%,所以我们进行了生产的调整。”Nielsen说。

Nielsen认为,2021年全球白鱼市场走势将取决于青岛和大连工厂的具体开工情况。“俄罗斯鄂霍次克海产季正在进行,国际市场仍然需要狭鳕块冻产品,如果(春节后)中国工厂还无法正常运营,我们不知道市场将会发生什么。”

“有的俄企先将产品运往韩国釜山,再转运至青岛和大连,但这样一来,成本又要上升,发往欧洲的运费成本已经涨了$200-$300/吨。最终,要么终端客户来支付这笔成本,要么让原料降价。”Nielsen说。

2021年,俄罗斯狭鳕总配额约200万吨,鄂霍次克海配额约106万吨,每年俄罗斯生产60-70万吨H&G(去头去脏)狭鳕原料鱼,主要运往大连和青岛进行二次加工。

在大洋彼岸的美国,眼下阿拉斯加狭鳕A产季也颇受疫情牵连,Trident Seafoods加工厂因发现工人确诊新冠,被迫关闭三周;UniSea和Westward Seafoods工厂也因新冠爆发而暂时关闭。

另外,Espersen公司还看跌真鳕和黑线鳕价格。2021年挪威与俄罗斯大幅提高了真鳕和黑线鳕的捕捞限额(TAC),真鳕总配额达到885,600吨,较上年增长20%;黑线鳕配额232,537吨,较上年增长8%。

“2020年最后几个月,挪威和俄罗斯真鳕及黑线鳕产量相对低迷,一定程度上对价格产生了支撑作用。如果新冠疫情问题延续,餐饮市场继续关闭,加上挪威产量上升,此消彼长,真鳕价格下行或将是大概率事件。Nielsen说。(出处: UCN国际海产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