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东方白鹳现身迁徙中转站急坏鱼塘主 志愿者:正筹钱投喂

每年10月前后,东方白鹳离开位于中国东北黑龙江等的繁殖地,组群分批地往南迁徙,而天津是这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中途休息补充能量的重要一站。食物短缺,导致今年东方白鹳集中在一些鱼塘周围出现,发生人鸟争鱼的场景。而对于天津的护鸟志愿者来说,他们正在筹集资金,希望鸟儿能够平安南迁。




爆料丨不把鱼塘里的鱼虾吃完它们不走

鱼塘主张秋生从十六七岁开始就在天津养鱼养虾,至今已有20多年时间。他见惯了东方白鹳前来偷鱼的场景,对这种动物又爱又恨。如今他在天津市宁河区清河农场附近承包着六七千亩水塘,主要养虾。

“每年这些鸟都会经过我的虾塘,差不多得待一个多月。”张秋生向北青-北京头条记者爆料称,一个月前,虾塘周围飞来大量东方白鹳,“害怕它们偷鱼吃,我们想轰走,但是这些鸟很滑头,总是和人捉迷藏,轰走之后,过一会儿又会偷偷飞过来。”

张秋生认为,鸟儿来到自己的虾塘周围,目的就是吃饱肚子,“一个虾塘里有几千斤虾,东方白鹳一落下来,可能一会儿就被吃完了。”

可气的是,能够吃到肚子里的虾不见踪影,还有一些比较大的鱼虾被东方白鹳咬烂,等收购商过来的时候,对那些品质不好身上带伤的鱼虾,根本不会收购。

让张秋生等觉得奇怪的是,今年秋冬季节的东方白鹳,来得特别多。

“我今天下午回来前,塘里差不多得有1000多只东方白鹳。知道它是保护动物,不能捕杀,现在它们在附近待了20多天了。”张秋生说,往年能够见到六七百只东方白鹳,“今年我估计周围的东方白鹳是往年的四五倍。要是放开让鸟儿吃,真的是扛不住的。”

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和动物保护志愿者知道东方白鹳正在迁徙中转站补充食物,也会向养殖户普及知识。“现在正是出鱼的时候,乡里和市里时不时的就给我们开会,说白鹳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不能伤害,所以我们也不敢往鱼池里下药,怕把白鹳药死了。”张秋生表示,接到要求后,他就将要求传达给了其他的承包户,“今年有很多承包户自己的池子都放弃了,像现在我们根本没法捞鱼,天上飞的水里站的到处都是东方白鹳,前脚轰走它们后脚又回来。这一池子鱼或者虾很快就都没了。如果白鹳落得太多,我们只能直接放弃。”




关注丨现场统计: 一个鱼塘1300余只白鹳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注意到,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绿发会)11月4日对于大量东方白鹳抵达天津一事表示关注,称千余只东方白鹳抵天津七里海,无食可觅遭渔民炮轰。

报道中称,2020年11月3日早晨,绿发会遗鸥保护地主任王建民与志愿者们统计,在七里海国家湿地保护区之外的一处鱼塘附近,东方白鹳数量达到1389只。

有了去年鸟儿被投毒的教训,王建民天不亮就会到东方白鹳聚集的鱼塘去看守,生怕东方白鹳被盗猎者投毒药死。“在早上7点30分左右,一家鱼塘老板拿鞭炮驱散了成群的东方白鹭。零星的东方白鹭可能去了别的鱼塘,但上百平方公里的巡护面积,让志愿者感到无助。”

现状丨有鱼塘只出了10斤鱼 承包者欲哭无泪

天津市疆北湿地保护中心志愿者马青山接受北青-北京头条记者采访时说,往年出现在天津的东方白鹳约2000只,今年达到3000只以上,但这还不是高峰。根据规律,在11月20日前后鸟群的数量将到达高峰期,并一直延续到12月10日前后,届时光东方白鹳的数量可能会达到4000只以上。

“有的养殖户真的遇到困境,加上2020年的疫情影响,导致虾的价格比往年偏低。由于投放鱼苗的时间比较晚,因此(鱼虾)的个体也偏小。”马青山说,再加上东方白鹳、红嘴鸥、鸬鹚等鸟类前来偷吃,导致饲养者收入锐减,“昨天我去了一个鱼塘,200亩地的虾塘(也混养鱼),让那些鸟吃的一共只出了10斤。承包商看到我们老远就想掉眼泪。”

推进丨志愿者筹集钱款 希望人鸟共渡难关

11月9日中午时分,北青-北京头条记者联系到知名动物保护志愿者王建民时,他刚刚从保护区返回,还没有来得及吃饭。

由于近期是东方白鹳的迁徙时期,天津作为重要一站,所以王建民一直在和十来名志愿者一起进行关注,多方了解东方白鹳与养殖户之间的矛盾。

“从东北地区飞过来之后,东方白鹳肯定要在天津当地停留一段时间,补充能量,储备体力。”王建民说,近期他和志愿者发现了3000多只白鹳,由于在周围的湿地等处无法获得足够的食物,所以聪明的鸟儿会到鱼塘寻找食物。在水位低即将清塘的时候,捕捉养殖户饲养的鱼虾,而且其他的白鹳知道这里有大量食物,也会往这里聚集,导致养殖户怨声载道。

七里海、北大港等湿地此前是东方白鹳的重要食物来源地,随着管理力度的加强,养殖户“退养还湿”,养殖户减少之后,没有此前那种遗留“坑底子”现象,导致湿地内的鱼虾减少,这些专门吃鱼的鸟儿找不到食物,只能往有食物的地方寻觅。

王建民说,东方白鹳在深水处无法捕鱼,而是喜欢到选择水浅的地方吃食,“养殖户收鱼时先将大部分水放出去,往往先将比较大的鱼捞走,而那些比较小的坑底子可能会转给愿意收拾坑底子的人来抓小鱼小虾。我走访之中了解到,有一名养殖户卖出坑底子之后,因为一夜之间遭遇众多白鹳来偷鱼,导致塘里没有什么鱼了,不得不将十来万元预收款退给人家。”

人和鸟之间因为争夺鱼儿产生矛盾,这一问题如何解决,成了志愿者王建民等人心里的一块石头。

“我们一方面向有关部门反映,另外也在想办法解决此事。”王建民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东方白鹳喜欢吃的鱼虾大约三四元钱一斤,志愿者们希望在东方白鹳集中觅食的地方采取购买的方式,向鱼塘主购买“坑底子”,“我现在每天都要在固定的平台直播,让关注鸟儿的人了解现状,采取募捐的方式筹集钱款,用在购买小鱼小虾上。”

由于没有成熟的经验,王建民心里也不确定这一做法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现在已经募集到大约3万元钱,我们还在努力。”王建民说。

天津当地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科一名工作人员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因为有湿地保护区缺少食物,所以导致鸟儿飞到一些养殖场偷鱼。部分鱼塘将大鱼捞走之后,还会剩余一些小鱼,坑塘里的小鱼能不能留给鸟儿吃,工作人员将会尽量沟通协商。

普及丨东方白鹳迁徙期间 最高停留40天以上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了解到,东方白鹳属于大型涉禽,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常在沼泽、湿地、塘边涉水觅食,主要以小鱼、蛙、昆虫等为食。性宁静而机警,飞行或步行时举止缓慢,休息时常单足站立,体态优美。

东方白鹳在繁殖期主要栖息于开阔而偏僻的平原、草地和沼泽地带,特别是有稀疏树木生长的河流、湖泊、水塘

等,有时也栖息和活动在远离的居民区,具有岸边树木的水稻田地带。
东方白鹳的越冬地主要集中在长江中下游的湿地湖泊,随着北方的越冬地破坏,东方白鹳的越冬地可能南迁。

东方白鹳于9月末至10月初开始离开繁殖地,组成群体分批地往南迁徙。迁徙时常集聚在开阔的草原湖泊和芦苇沼泽地带活动,沿途需要选择适当的地点停歇,有些地方可以停歇40天以上。

实习生 杨辰龙
内容来自北京头条客户端
【来源:青瞳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