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来袭 海鲜市场和三文鱼 “躺着也中枪”

近日,北京新增多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病例活动轨迹涉及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据新京报报道,6月12日晚,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负责人表示,相关部门抽检时从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中检测到了新冠病毒,而该产品的货源来自京深海鲜市场。这一言论将三文鱼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全国多家大型商超、餐饮店闻风而动,连夜迅速下架三文鱼及其相关产品。许多群众也对是否可以食用三文鱼、甚至是食用水产品表示焦虑。
目前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三文鱼携带新冠病毒

6月12日,北京市开展了农贸批发市场、大型超市等排查,新发地市场发现40件环境阳性样本, 45人咽拭子阳性。目前,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涉及三文鱼的9名相关人员已接受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均为阴性。对京深海鲜市场区,特别是三文鱼的交易摊位以及公共区域进行抽样检测,其中人员咽拭子样本186件,环境样本283件,结果均为阴性。已有检测结果显示,近日北京新增的5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均与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有关联,且在该市场发现40件环境阳性样本(包括切割进口三文鱼案板上的样本),而该市场涉及三文鱼相关的人员新冠病毒检测呈阴性,作为三文鱼货源地的京深海鲜市场中人员和环境样本的检测结果也均呈阴性。根据上述结果可以分析得出,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受病毒感染人员的数量较多,环境中病毒含量相对较高,切割进口三文鱼案板上的病毒可能不是来自于三文鱼,而是感染者的飞沫、手接触或销售的其他物品带有病毒污染案板等。

新冠病毒不可能感染三文鱼

冠状病毒具有相对严格的宿主特异性,只能感染天然宿主和亲缘关系及其相近宿主。对人危害严重的冠状病毒主要有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CoV)、中东呼吸征冠状病毒(MERS-CoV)和新冠肺炎病毒,都属于β-冠状病毒,主要感染人和其他多种哺乳类动物 。

SARS-CoV是从蝙蝠传染到果子狸,再由果子狸传染给人,后通过和被感染者密切接触而在人与人之间传播[22];MERS-CoV是起源于蝙蝠体内的冠状病毒,经单峰骆驼传给人[21]。人、蝙蝠、果子狸、骆驼都属于哺乳类,目前已报道2019-nCoV的自然宿主也是蝙蝠,根据β-冠状病毒具有宿主特异性的特点,2019-nCoV的中间宿主很有可能是一种哺乳动物。基于上述分析,完全可以排除了水产品是2019-nCoV宿主的可能。

2019-nCoV S蛋白的细胞受体也是ACE2,2019-nCoV对细胞的入侵依赖于细胞受体ACE2[1]。利用生物信息学软件对来源于人、小鼠、大鼠、蝙蝠、果子狸、斑马鱼的AEC2氨基酸进行遗传距离分析。结果显示,哺乳动物间ACE2氨基酸的相似性,在77.7%~91.3%之间,而斑马鱼与其他哺乳动物的ACE氨基酸的相似性,在74.7%~78%之间。对不同动物ACE2氨基酸序列进化分析结果显示,与哺乳动物相比,斑马鱼被单独为一簇。上述结果表明,鱼和哺乳动物间有较远的亲缘关系,且鱼与哺乳动物的ACE2氨基酸序列差异较大,推测其蛋白的结构也一定存在较大差异,从而影响2019-nCoV S蛋白与鱼类细胞的结合。因此,鱼类ACE2很难介导2019-nCoV进入鱼体细胞,2019-nCoV不能利用鱼体细胞进行增殖,从而进一步证明了水产动物不可能2019-nCoV的宿主。

结束语

迄今为止,全世界范围内尚未发现有鱼类感染新冠病毒。一方面是因为人和鱼类的亲缘关系远,另一方面也与生活环境差异大。水产养殖动物,包括鱼类,不可能是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水产品是健康的,食用水产品是安全的,水产品不可能也不会传播新冠肺炎病毒。至于新冠病毒感染病例频繁与农贸市场、市场动物产品、市场人员关联,提示在某种程度上新冠病毒感染的发生可能与农贸市场人员密集、流动性大、环境因素多及卫生状况相对较差等有关,但需要系统研究。(出处:中国水产 周勇 曾令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