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海水产研究所陈四清:让科技为水产养殖保驾护航


  庚子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从城市到乡村,从街道到田间,广袤的大地上一片寂寥,往日喧嚣热闹的城市也变得空旷寂静。然而,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有这样一位科研工作者,在国家号召居家隔离前,只身前往企业指导生产,一待就是近两个月,之后更是辗转于各养殖企业,送服务送技术。他就是九三学社黄海水产研究所委员会主委、黄海水产研究所珍稀海洋生物繁殖与保护团队负责人陈四清研究员,国家产业体系贝类体系头足类种质资源与繁育岗位科学家。他三十年如一日,扎根科研和生产一线,以企业为家,渔村为点,产业为面,致力于“三农”发展。


(疫情期间陈四清在企业开展圆斑星鲽繁育工作)

  岗位坚守,疫情期间没有中断的工作。下面是陈四清春节以来的行程单:

  1月26日-3月18日,烟台天源水产有限公司指导和帮助狼鳗、圆斑星鲽、绿鳍马面鲀生产;

  4月9日-11日,福建宁德南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指导和帮助曼氏无针乌贼、绿鳍马面鲀生产;

  4月20日,青岛金沙滩水产开发有限公司指导和帮助网箱养殖生产;

  4月23日-24日,烟台天源水产有限公司、文登银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指导和帮助圆斑星鲽、绿鳍马面鲀生产;4月27日,威海慧源水产有限公司指导和帮助绿鳍马面鲀生产;

  4月28日-29日,江苏宿迁泗阳加州鲈养殖基地指导和帮助加州鲈生产 ;

  5月9日-11日,烟台天源水产有限公司指导和帮助狼鳗、圆斑星鲽、绿鳍马面鲀生产,共采集曼氏无针乌贼受精卵 1000万粒,培育绿鳍马面鲀苗种300万尾、圆斑星鲽苗种50万尾。

  ……

  正月初二,陈四清只身一人前往烟台天源水产有限公司现场指导企业开展狼鳗产卵、人工授精和培育幼体等工作。之后受疫情影响,一方面回家过年的公司员工无法按期返回企业,另一方面团队成员也无法如期赶到天源研究基地。面对人手不足的困境,陈四清毅然独自承担起狼鳗人工繁育的工作。冰冷的海水中,他不顾手脚上的冻疮,弯腰一干就是半天,每次工作结束时直起腰都很困难。在完成年度狼鳗繁育工作任务的同时,他还主动把自己当成了企业的普通一员,帮助企业开展圆斑星鲽、绿鳍马面鲀等鱼类的繁育工作,并承担起企业复工申请文件和进出村证件等办公室工作,以实际行动来帮助企业复工生产。直至3月18日,恢复省内交通隔离后,陈四清才返回青岛。短暂的休整后,他先后到福建、江苏、威海、烟台等地指导企业复产复工。谈及疫情期间的工作,陈四清却说“我没有什么突出的贡献,只是疫情期间没有中断工作而已。”最朴实的话语,道出了扎根一线科研工作者的心声。

  建言献策,九三社员的责任与担当。作为九三学社黄海水产研究所委员会主委、山东省政协委员,陈四清发挥个人专长积极建言献策,为行业发展支招,为政府部门献计献策。先后提报“建议北方海水网箱养殖短期鱼种实现增产增收”“关于加强绿潮研究根治浒苔危害的建议”等议案,“亟需建立海洋渔业繁殖场保护区避免海洋无鱼后果发生”提案被全国政协采纳。陈四清结合专业优势,积极拓展九三社员为广大渔民提供科技服务的平台,先后与江苏、青岛、蓬莱、荣成、威海、日照等养殖企业共建6个“同心•科技惠渔基地”。


  疫情期间,在陈四清主委的带领下,九三学社黄海水产研究所委员会积极响应九三学社青岛市委的号召,就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建言献策。先后提交了“建议运行高新技术深化海洋治理工作”“急需建立全国性突发事件中食物安全应急保障预案”“重大疫情期间应由农业农村部监督‘菜篮子’安全”“关于进一步完善疫情防控长效机制的建议”等十余项建议,以实际行动书写了九三人的责任和担当。

  攻坚克难,屡次将不可能变为可能。金乌贼增养殖——2005年以前,青岛以北海域金乌贼绝迹多年。陈四清率先带领团队开展头足类繁育与增养殖研究,连续几个春节期间驻点在企业基地,先后攻克了野生金乌贼采集、运输、驯化养殖、人工越冬等关键技术,实现了全人工规模化繁育,为青岛金乌贼增殖放流公益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2017年,他被选为国家产业体系贝类体系头足类种质资源与繁育岗位科学家后,在我国沿海先后开展了曼氏无针乌贼、真蛸、短蛸等品种的繁育和增殖放流研究,制定了《金乌贼》种质行标,技术支撑了金乌贼省级原种场和国家级保种场建设,完成了真蛸全基因组测序,提高了头足类遗传育种和产业发展水平。

  海蜇养殖——2002年,辽宁盘锦企业已连续2年海蜇养殖不成功,养殖户不敢买苗,育苗场苗种卖不出,当地海蜇产业发展严重受困。大洼县荣兴农场企业负责人慕名来黄海所寻求帮助,陈四清受邀攻关。他因地制宜改进了苗种过渡技术,养殖一举成功。第二年盘锦市副书记、科技局长亲自带队来黄海水产研究所签订合作协议,有效推动了当地海蜇养殖发展。此后,陈四清先后受邀为山东好当家集团、盐城市龙翔水产公司等企业海蜇发展提供技术支撑,制定了《海蜇》种质行标,支持了江苏省红海蜇原种场建设,为企业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

  圆斑星鲽繁育——圆斑星鲽资源稀少,水产界学者公认2008年以后已经采集不到野生鱼种了,驯养的鱼种也老化接近死亡,到了濒于灭绝的境地。陈四清于2000年开始攻关圆斑星鲽繁育,在冬季繁殖期胃病发作时胃出血,他在研究基地打吊瓶、熬中药坚持攻关,于2012年完成圆斑星鲽大规格苗种培育技术,指导建立了省级圆斑星鲽原种场,2018年渔民终于在沿海可以捕到星鲽鱼了,解除了圆斑星鲽灭绝的危机。

  白海参培育——海参具有抗衰老、抗肿瘤、提高免疫力等作用,“千年黑万年白”彰显白海参的珍贵,市场拍卖甚至几万元一斤。陈四清在完成刺参大规格苗种规模化冬季培育技术、刺参营养需求与高效配合饲料研制技术和刺参生态苗种培育与健康养殖技术建立与应用基础上,攻关白海参规模化繁育,培育出一千多万只白海参苗种,使稀有的白海参走入百姓生活。


  狼鳗繁育——狼鳗生活在北极圈附近,是一种深海、冷水性鱼类。因为它的生长期长,六七年才能在自然界长成,近年来自然资源十分稀少。2010年,陈四清团队引进了狼鳗苗种,逐步培养成为亲体,历时10年攻克亲体生殖调控、交配产卵、受精卵孵化和苗种培育等技术难关。2019年首次人工繁殖培育出狼鳗幼鱼,该鱼孵化期130多天,是受精卵孵化期最长的鱼类之一。陈四清团队首次完成狼鳗全生活史培育,代表我国鱼类繁育技术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绿鳍马面鲀——绿鳍马面鲀曾经是我国仅次于带鱼的第二大传统捕捞产品,历史产量高达30多万吨,由于自然资源严重下降,目前只有2千多吨,不足历史产量的1%,其价格由过去的3分/斤,上升到50元/斤,上涨1千多倍,马面鲀烤鱼片作为舌尖上的青岛已经成为奢侈品。2006年陈四清带领团队攻关绿鳍马面鲀的人工繁育,辗转胶南、琅琊、薛家岛、威海、烟台、福建宁德等研究基地,历经研究基地几度拆迁、自然灾害、研究经费缺乏等困难,坚持十几年攻关,2018年突破绿鳍马面鲀规模化苗种繁育,技术指导2个省级原种场建设,取得绿鳍马面鲀工厂化苗种繁育与接力养殖技术评价国际先进和绿鳍马面鲀养殖技术集成与示范评价国内领先两项成果。2020年5月,陈四清团队与北京百迈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合作完成了首个超高质量的绿鳍马面鲀基因组,相关研究成果发表在知名期刊Molecular Ecology Resources上,实现了海洋鱼类基因组组装质量质的飞跃!

 

  (陈四清指导企业马面鲀繁育工作)

  从事水产科学研究三十余载,陈四清研究员主持和参加了40余项国家、省市级等项目课题,发表论文191篇,制修订国家和行业标准33项,出版专著8部,授权国家专利34项(其中发明24项)。他带领团队开展了水母、海参、头足类和鱼类等17个品种的研究和生产,建立了海蜇、金乌贼、半滑舌鳎、圆斑星鲽、绿鳍马面鲀等规模化繁育技术体系,累计创造产值过百亿元,研究成果获国家级(二等奖1项)、省部级(一等4项、二等4项、三等3项)及其它成果奖共30余项。支持建设多个国家和省级原良种场,技术成果应用于生产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和显著的社会效益,为水产养殖产业做出了突出贡献。(黄海水产研究所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