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主要贸易海产品价格齐跌,消费者福利来了?

作者/ Louis Harkell
编译/ 胡路怡

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全球大流行开始,包括三文鱼、金枪鱼、南美白虾、鳕鱼和鱿鱼在内的全球主要海产品贸易品种价格陆陆续续走进了低谷,对于吃货来说或许是刺激消费的福音,但经销商们却要承担市场萎靡的阵痛。

先前,我们曾认为每个海产品种类都有各自独立的市场空间,但在全球性危机面前,行业的表现更像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无论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海产品的消费模式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对餐饮业依赖性极高,疫期零售板块销量的增长无法抵消餐饮市场的流失。

全球多国放松限制措施后,某些种类的价格开始回升,供应链、物流系统、客户回归等问题又成为了商家们要面对的新挑战。

三文鱼

三月份开始,欧美国家的餐厅、酒店、咖啡厅集体休业,全球30%以上养殖大西洋鲑餐饮销售受到严重冲击,尤其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实施欧洲旅行禁令后,冰鲜三文鱼的空运成本大幅上涨,与此同时,三文鱼的价格经历一轮暴跌。

挪威奥斯陆现货价格曾一度跌至€4.46/kg,跌幅较一月份高位时期(€8.02/kg)多达44%。几周前,挪威生产商收缩供应,欧洲需求反弹,中国市场对大规格三文鱼的需求增多,价格快速上涨。

然而,市场终究不可能在短期内彻底恢复。SpareBank 1 Markets预测,2021年以前三文鱼价格不太可能回归至疫情前水平。




智利方面,销往美国的Trim-D鱼片和销往巴西的价格依旧在下跌。第21周,Trim-D鱼片FOB价格为$3.62/lb,较上周下跌$0.14/lb;巴西市场上,带头去脏智利三文鱼FOB均价下跌$0.08/kg,至$4.00/kg。






南美白虾

在印度最大的白虾产区安德拉邦,白虾原材料价格自三月初开始下跌,四月份跌谷底,几乎持平2018年价格崩盘时期的水平。




新冠疫情对印度养虾业的影响是系统性的,上至价值链最上游的育苗板块,下至加工出口板块,均遭到了重创。南美白虾的养殖周期相对较短,养殖业的恢复情况将与市场状况挂钩。有业内人士分析,此番市场遭遇的创伤可能需要较长的时间来恢复。

金枪鱼

罐头产品在欧美零售渠道渐渐“失宠”后,金枪鱼价格也开始下跌。

四月份交付的泰国鲣鱼均价在$1,480/t,五月份下跌至$1,375/t,六月份跌至$1,200/t;厄瓜多尔价格从四月份的$1,250-$1,300/t跌五月份的$1,100-$1,150/t,六月份维持在$1,100/t。




过去数周内,黄鳍金枪鱼价格普遍下跌€500-€550/t,西班牙价格从五月初的€2,350/t下跌至€1,800-€1,850/t,逼近2015年6月的最低位(€1,700/t)。

真鳕和黑线鳕

真鳕和黑线鳕价格曾连续三年保持上涨,这一趋势也被疫情终结。

五月份,巴伦之海的大西洋真鳕出口至中国的CNF均价在$4,250/t,较一月份下跌9%。尤其是三月份,英国炸鱼薯条门店关闭后,真鳕和黑线鳕市场迎来最大的一波冲击。




狭鳕

中国加工厂一月份停工以来。俄罗斯狭鳕原材料价格一路下跌,三月份欧美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价格进一步被压制。

无可否认,欧洲零售销量上升,狭鳕鱼条、鱼片和鱼糜制品需求增多,部分狭鳕生产商从零售板块获益,但是25cm+原料价(批量采购1.5万吨以上的CNF价格)仍跌至$1,150/t,较去年12月份下跌32%。




罗非鱼和巴沙鱼

五月份,广东湛江地区500-800g罗非鱼收购均价为CNY 7.9/kg,低于疫情前期的价格水平。欧洲市场上,100%净重泡药巴沙鱼FOB价格维持在$2.19/kg低位。(出处: UCN国际海产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