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个国际机构、20名专家联合发文:没有证据表明SARS-CoV-2

原标题:16个国际机构、20名专家联合发文:没有证据表明SARS-CoV-2(人类COVID-19病原)会感染水产动物或污染水产品

译者按: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是否可以感染水产动物或者污染水产品?这个是世界关注的热点问题。针对这个热点问题,2020年4月20日来自联合国粮农组织等世界16个机构,包括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郝彬、黄倢在内的20名专家在亚洲水产学会主办的杂志《亚洲渔业科学》(Asian Fisheries Science)联合发文 “Viewpoint: SARS-CoV-2 (The Cause of COVID-19 in Humans) is Not Known to Infect Aquatic Food Animals Nor Contaminate Their Products” “ 观点:没有证据表明SARS-CoV-2(人类COVID-19病原)会感染水产动物或污染水产品 ”。鉴于原文为英文,我们把它翻译成中文,以飨广大国内读者。

摘要:

引起人类COVID-19疾病的新型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是否可以在水生动物中传播,是否可以污染水产品?对于这个社会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本文进行了解读。SARS-CoV-2属于冠状病毒科、乙型冠状病毒属成员。据报道,乙型冠状病毒仅感染哺乳动物。目前,没有证据表明SARS-CoV-2可以感染水产动物(如鱼类、甲壳动物、软体动物和两栖动物),因此这些动物在COVID-19人类流行病传播方面不会发挥作用。与其他食物一样,水产品的表面也可能被SARS-CoV-2污染,尤其是该病毒感染了食品厂工人的时候。但是,通过严格的食品加工管理和采用适当的卫生措施,SARS-CoV-2污染水产品的可能性可以忽略不计。COVID-19疾病的流行对水产品从业人员的生计、粮食安全和营养健康均产生不利影响。话又说回来,由于运输受限或陆生动物蛋白来源的供应有限,COVID-19的暴发反而可能会促进当地社区对水产品的需求增加。

关键词:

COVID-19, SARS-CoV-2, 冠状病毒, 鱼类, 水产动物, 公共健康。

前言

人们很关注水产品能否成为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在人群传播的媒介。按照联合国粮农组织定义,水产动物主要含有:有鳍鱼类(如鲤、鲶、石斑鱼和鲑等)、甲壳动物(如螃蟹、淡水虾、海虾等)、软体动物(如鲍、牡蛎等)和两栖动物(如蛙)。前期报告认为COVID-19源于中国武汉的一个动物和海鲜市场(Jiang et al.,2020),由于对病毒传播的误解,导致一些国家对水产品的消费减少。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病毒2 (SARS-CoV-2)是导致COVID-19的病原(WHO,2020)。本文介绍了一系列水产动物健康、水产养殖、食品安全和兽医的研究成果,旨在了解SARS-CoV-2对水产动物健康及水产品的安全。

与水产动物有关的人类疾病

已知由水产品引起的人类疾病病原都是细菌或寄生虫(Boylan,2011;Haenenetal.,2013)。这些疾病主要是食源性疾病,如沙门氏菌病和弧菌病,由食用生的或未煮熟的水产品导致。然而,还存在一些鱼类致病菌可通过受伤的皮肤(如海洋分枝杆菌、创伤弧菌)或饮用受污染的水(如霍乱弧菌),从而感染人类 (特别是服用免疫抑制剂的人群)。据报道,已有50多种鱼类寄生虫可以感染人类 (Deardorff,1991;Shamsi,2019)。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鱼类病毒对人类健康构成威胁的报道(Boylan,2011;Woolhouse等人,2012)。

病毒只能在宿主的活细胞中进行复制。如果病毒在被感染的细胞外,它以病毒粒子的形式存在。这些在宿主细胞外完整的、具有感染性的病毒粒子,其组成为: (1)遗传物质——DNA或RNA分子,它们编码了病毒的蛋白质; (ii)衣壳——包围和保护遗传物质的蛋白外壳。一些病毒也被脂质囊膜包裹,囊膜通常来自宿主细胞膜。

SARS-CoV-2和水产动物

SARS-CoV-2属于冠状病毒科、乙型冠状病毒属(WHO,2020)。冠状病毒科有5个属,都只感染鸟类和哺乳动物(Hemida和Ba Abduallah, 2020),而乙型冠状病毒只感染哺乳动物。感染水产动物的病毒种类繁多,有20多个病毒科,多个属(见表1),但是它们都不属于冠状病毒科。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已经制定了评估水产动物物种是否是病原体感染易感宿主的标准(OIE,2019a)。



*由这些病毒引起的疾病在亚太水产养殖中心网络中具有区域重要性,并被列入《水生动物疾病季度报告》

SARS-CoV-2主要感染人类的上呼吸道和下呼吸道,其病理变化主要发生在肺部。除了肺鱼以外,鱼类没有肺,因此对这种病毒不敏感。鱼类通过鳃从水中交换溶解氧而进行呼吸。

SARS-CoV-2及类似的冠状病毒的宿主特异性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病毒特异性的细胞受体。在病毒的生命周期中,感染的最初阶段是病毒侵入,此时病毒与目标宿主细胞接触并将病毒物质导入细胞。侵入前,病毒必须附在宿主细胞上。当病毒衣壳或病毒包膜上的特定蛋白与靶细胞细胞膜上受体结合时,就完成了附着。

在人类细胞中发现的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ACE2)是SARS CoV-2的受体,是该病毒进入宿主细胞的主要入口。ACE2在动物界中广泛表达,其结构高度保守,但序列差异明显。

例如,将人类和鱼类的ACE2蛋白进行比较,其氨基酸序列的相似度仅为59%(Chenetal.,2020)。ACE2受体的遗传相似性非常低,从而排除了该SARS-CoV-2感染水产动物的可能性。SARS-CoV-2需要经过突变才有可能附着在水产动物的细胞上。

另外,水产动物没有支持SARS-CoV-2复制所需的宿主条件。例如,假设病毒附着并进入了一个鱼细胞,但该病毒并未经过优化,很难利用鱼细胞的生物分子(如转录和翻译酶类、因子等)进行复制和组装。此外,该病毒虽已进化出可以绕过哺乳动物天然防御系统的机制,但这与鱼类的防御系统不同,任何潜在的感染都会被水产动物的防御系统所阻断。

目前,没有证据表明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可以感染水产动物。因此,水产动物没有参与人类COVID-19的流行传播。

SARS-CoV-2的表面污染

SARS-CoV-2通过含有病毒的飞沫在人与人之间传播(WHO,2020年)。病毒可通过接触病毒的气溶胶或污染物传播,如门把手和电灯开关。水产动物及水产品可能与其他物品表面一样,在被病毒感染的人接触后可能受到SARS-CoV-2的污染。

目前的数据表明,人体接触到的病毒颗粒的数量可能与疾病的严重程度有关(Auwaerter,2020;Heneghan等,2020)。SARS-CoV-2的携带量在不同感染携带者之间可能有很大差异。例如,在感染早期患者的病毒含量最高。

病毒在活宿主外的存活时间可能从数小时到数天不等,这取决于病毒的类型、表面和环境条件。虽然已经发表了一些关于SARS-CoV-2存活的初步信息(van Doremalen et al.,2020),但这些数据仍不充分。目前还没有关于病毒在水产品表面存活的数据。然而,在适当的食品处理和卫生条件下,水产动物及水产品被SARS-CoV-2污染的可能性应该可以忽略不计。

即使水产动物或水产品被受感染的生产者飞沫污染,冠状病毒不耐热,正常烹饪温度就可以灭活病毒(>70°C)(粮农组织,2020b)。因此,只要按照标准的卫生和食品安全措施进行准备和供应,就可以安全地食用水产品(食品法典委员会,2020年)。世界卫生组织建议通用的卫生措施,包括在接触动物及其产品后用肥皂和水洗手(WHO,2020年)。

COVID-19与渔业和水产品供应体系

尽管水产动物对SARS-CoV-2的传播没有作用,但是COVID-19的大流行可能会通过改变消费者需求、市场准入或流通问题(即运输、边境限制)而间接影响全球渔业和水产品供应体系(粮农组织,2020a)。这可能会对水产从业人员的生计、粮食安全和营养健康造成负面影响。

结论和关键信息

根据当前的认知,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SARS-CoV-2是导致人类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的原因,已知它不会感染水产动物,也不会污染水产品。

水产动物不参与COVID-19流行病传播。水产品是健康的动物蛋白源,食用水产品有额外的益处。这应该传达给所有利益相关者和公众,以澄清对SARS-CoV-2的任何误解。

与任何物体表面一样,如果被病毒感染者接触,水产动物与水产品可能会受到SARS-CoV-2的污染。虽然这种风险还未知,但只要水产品是按照卫生和食品安全管理进行制备和流通,就可以安全食用。

COVID-19大流行可能会间接影响水产从业人员的生计、粮食安全和营养健康。由于封锁会影响陆生动物蛋白产品的远程运输与流通,也可能会导致当地社区对水产品的消费增加。

人类的健康与动物和环境的健康息息相关,这一概念被称为“同一个健康”。因此,所有生物的健康至关重要。良好的水产养殖规范和生物安全措施才能保障健康的水产品生产。

迄今为止,关于SARS-CoV-2还有许多未知之处。随着更多研究成果的发表,会加深我们对该病毒的认识,并评估其对渔业和水产品安全系统的任何潜在风险。

致谢

我们感谢以下专家对本文早期草稿的鼓励和评论:Vera Agostini、Richard Arthur、Katinka de Balogh、Matthias Halwart、Stian Johnsen、Mark Lawrence、Audun Lem、Ana Menezes、Julio Pinto、Eran Raizman、Andy Shinn和Huan Ung。

参考文献

Auwaerter, P.G. 2020. Coronavirus COVID-19 (SARS-CoV-2). Johns Hopkins ABX Guide. https://www.hopkinsguides.com/hopkins/view/Johns_Hopkins_ABX_Guide/540747/all/Coronavirus COVID-19_SARS-CoV-2 (Accessed 8 April 2020)。
Boylan, S. 2011. Zoonoses associated with fish. Veterinary Clinics of North America Exotic Animal Practice 14:427–438. https://doi.org/10.1016/j.cvex.2011.05.003。
Chen, Y., Guo, Y., Pan, Y., Zhao, Z.J. 2020. Structure analysis of the receptor binding of 2019-nCoV. Biochemical and Biophysical Research Communications 525:135–140. https://doi.org /10.1016/j.bbrc.2020.02.071。
Codex Alimentarius 2020. Protecting the food supply chain from COVID-19. http://www.fao.org/fao-who-codexalimentarius/en/ (Accessed 8 April 2020)。
Deardorff, T.L. 1991. Epidemiology of marine fish-borne parasitic zoonoses. Southeast Asian Journal of Tropical Medicine and Public Health 22:146–149。
FAO 2020a. How is COVID-19 affecting the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 food systems. https://doi.org/https://doi.org/10.4060/ca8637en。
FAO 2020b. Food safety in the time of COVID-19. https://doi.org/10.4060/ca8623en。
Haenen, O.L.M., Evans, J.J., Berthe, F. 2013. Bacterial infections from aquatic species: Potential for and prevention of contact zoonoses. OIE Revue Scientifique et Technique 32:497–507. https://doi.org/10.20506/rst.32.2.2245
Hemida, M.G., Ba Abduallah, M.M. 2020. The SARS-CoV-2 outbreak from a one health perspective. One Health 100127. https://doi.org/10.1016/j.onehlt.2020.100127
Heneghan, C., Brassey, J., Jefferson, T. 2020. SARS-CoV-2 viral load and the severity of COVID-19. The Centre for Evidence-Based Medicine. https://www.cebm.net/covid-19/sars-cov-2-viral-loadand-the-severity-of-covid-19/ (Accessed 8 April 2020)。
Jiang, F., Deng, L., Zhang, L., Cai, Y., Cheung, C.W., Xia, Z. 2020. Review of the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Journal of General Internal Medicine 2019. https://doi.org /10.1007/s11606-020-05762-w
OIE 2019. Aquatic Animal Health Code. https://www.oie.int/standardsetting/aquatic- code/access-online/ (Accessed 12 February 2020).
Shamsi, S. 2019. Seafood-borne parasitic diseases: A “one-health” approach is needed. Fishes 4. https://doi.org/10.3390 /fishes4010009
van Doremalen, N., Bushmaker, T., Morris, D.H., Holbrook, M.G., Gamble, A., Williamson, B.N., Tamin, A., Harcourt, J.L., Thornburg, N.J., Gerber, S.I., Lloyd-Smith, J.O., de Wit, E., Munster, V.J. 2020. Aerosol and surface stability of SARS-CoV-2 as compared with SARS-CoV-1.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82:1564–1567. https://doi.org/10.1056/NEJMc2004973
WHO 2020. Coronavirus disease (COVID-19) Pandemic. https://www.who.int/emergencies/diseases/novel-coronavirus2019 (Accessed 8 April 2020). Woolhouse, M., Scott, F., Hudson, Z., Howey, R., Chase-Topping, M. 2012. Human viruses: Discovery and emeraence. 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Biological Sciences 367:2864– 2871. https://doi.org/10.1098/rstb.2011.0354。




1.联合国粮农组织,渔业和水产养殖部,罗马,意大利
2.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北京,中国
3.亚太水产养殖中心网络,曼谷,泰国
4.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青岛,中国
5.卡塞萨特大学兽医学院兽医微生物学和免疫学系,曼谷,泰国
6.国家水产养殖集团,生物安全与动物健康,Al-Lith,沙特阿拉伯
7.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兽医与生物医学学院动物种群健康研究所,柯林斯堡,美国
8.挪威兽医研究所,奥斯陆,挪威
9.尼特大学,芒格洛尔,印度
10.美国密西西比州立大学兽医学院基础科学系,斯塔克维尔,美国
11.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农业和消费者保护部,动物生产和卫生司,动物卫生局,罗马,意大利
12.CSIRO健康与生物安全,澳大利亚疾病预防中心,吉隆,澳大利亚
13.萨拉热窝大学流行病学系兽医学院,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14.FutureFish,谢菲尔德,英国
15.气候和自然资源,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罗马,意大利
16.马来西亚布特拉大学兽医学院兽医临床研究系,雪兰莪州,马来西亚

(出处:科学养鱼 译者: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南海水产研究所 姜敬哲、
深圳海关动植物检验检疫技术中心 刘荭 仲恺、农业工程学院动物科技学院 林 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