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惨烈洗牌!今年会有更多养殖户破产?华南华东水产料也涨了,养殖户何去何从?

3月26日,江门市饲料商会、佛山顺德区饲料商会发出调价通知,普通水产料上涨200元/吨,特种水产料上涨300元/吨。涨价从今天(3月27日)零时开始执行。


也就是几天前,也就是3月23日,湖北荆州和潜江两地的饲料工业协会发布涨价通知,普水涨200元/吨、特水涨300元/吨,这几天湖北很多饲料企业已经都陆续发布了涨价通知,除了惠泽饲料公司的涨价幅度更大些,别的饲料企业都是普水涨200元/吨、特水涨300元/吨。惠泽饲料黄颡鱼料、青蛙料、牛蛙料、白鱼料、泥鳅料、鲟鱼料上涨300元/吨,鳝鱼料、甲鱼料、鲈鱼料上涨500元/吨,其他特种水产料上涨400元/吨。


湖北、广东地区饲料价格有明确上涨通知,华东地区虽然没有正式的通知,但一些公司内部群已经口头通知执行了,涨价幅度一样,普水料200元,特水料300元。

可以说这一波饲料涨价的范围非常大,而且对于很多品种的养殖户来说,这波饲料涨价的幅度也不小,尤其是一些目前养殖不赚钱的品种,养殖户压力尤其大,对这些品种的养殖户来说,2020年的情况原本就很糟糕,现在饲料价格这么一涨的话,扛不住的养殖户会更多,行业洗牌的惨烈程度会进一步加剧。

前几天湖北饲料厂涨价消息出来之后,我们水产养殖网分析了华中地区最受冲击的可能就是像草鱼这样的常规淡水鱼,主要是因为利润不行。这次广东饲料涨价的话,我们水产养殖网认为受冲击最大的应该就是黑鱼、罗非鱼、草鱼、泥鳅等品种。因为从眼下的情况来看,这几个品种的价格相对来说很差,赚钱的养殖户比例比较低,即便没有饲料涨价,今年这几个品种的养殖户压力也会非常大,现在饲料价格上涨了,很可能就是压垮养殖户的最后一根稻草。

就拿最近的黑鱼来说吧,虽然说疫情慢慢缓解了,市场上黑鱼销量也慢慢增加,广东地区黑鱼的出塘量已经从前一阵子每天100万斤增加到了200万斤,数量上看起来增加的不少,但鱼价基本没变,而且最近烂身病的鱼很多,养殖户苦不堪言,“不卖鱼面临发病的风险和产卵后的的成本增加,卖鱼的话肯定亏本,一年多等于白干了”。水产养殖网了解到,这次黑鱼饲料上涨400元/吨,1斤饲料涨2毛,1.25斤的饲料吃1斤鱼,相当于鱼价都被涨价了两毛五,多重因素叠加的话,很多黑鱼养殖户可能等不到六七月份就已经破产了。却死在了四五月份。“鱼价没有上涨,发病的养殖户只能便宜卖鱼,塘口没发病的养殖户,看着周边养殖户那么多烂身鱼,心里也会发慌。”另外后期温度继续升高,养殖成本还会增加,可能四五月份的时候,哪怕鱼价不好,也会有很多养殖户被逼无奈地卖鱼,“可能很多养殖户倒在了四五月份,等到六七月份的时候鱼价能有所回升,至于说能回升多少,那就要看四五月份亏本卖鱼的养殖户有多少”。


在广东地区的黑鱼养殖产业链上,养殖户、经销商、饲料厂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可以说这三方的命运是息息相关的。现在黑鱼养殖户的情况非常糟糕,经销商的日子也非常难过,可能养殖户哪怕亏本卖鱼了也不一定能还完饲料款,这样的情况下,经销商还能怎么办?鱼价短时间没有上涨的可能,即便有部分人不知道什么目的地宣传鱼价上涨上涨,实际的情况是,即便鱼价微涨也没办法让养殖户脱离深坑。养殖户亏的越惨,经销商的心也会越慌,不是所有经销商都做现金料的,养殖户破产了,经销商也有破产的可能,“一个养殖户欠几万、十几万、几十万,几个养殖户加起来就很吓人了,可以说现在赊账越多的经销商,心里越发慌,现在的局面不是经销商能左右的”。

饲料厂的日子好过吗?疫情最重的时候,生产销售全部停止,员工工资还要照开,疫情给很多饲料厂带来的冲击也是非常大的,这时候拼的就是资金抗风险能力了。一涨价,养殖户就骂饲料厂,但是话再说回来,饲料厂是经营性的,是以赚钱为目的,亏本运营的饲料厂不会长久下去的,这几年饲料厂竞争非常激烈,每个厂家做的品种越来越多、跨区域经营的范围越来越大,在珠三角、江浙沪、两湖地区,饲料厂的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的状态,一方面要靠产品创新研发来竞争,另一方面也要靠价格来竞争,饲料厂也尽量放低自己的利润空间来抢占市场。如今豆粕鱼粉维生素等饲料原料添加剂都涨的很厉害,再加上疫情让饲料厂好久没有光有开支没有进项,饲料厂面临的压力也是非常大,一些资金本身就有压力的小厂实际上已经濒临倒闭了。可以说在疫情期间这几个月里,饲料厂也在面临了巨大的洗牌压力。

黑鱼的情况只是其中的一种,这两年广东地区草鱼养殖利润快速下降,珠三角地区不少养殖户已经转养了特种鱼或者南美白对虾罗氏沼虾了,即便是已经卖完草鱼的养殖户,今年再放苗的积极性也非常差。以前脆肉鯇是非常赚钱的,中山等地有一批养殖户专门养脆肉鯇,但去年下半年以来鱼价基本降到了8元/斤以下,养殖户无利可图。疫情还导致大量滞销,最近还不容易在多方面的努力下才稍微解决了一部分存量。

罗非鱼今年的出口可以说基本完蛋了,现在国外疫情越来越重,罗非鱼出口订单没办法做了,加工厂能做的库存也基本上满了,没办法再开工继续做了,工厂的活越来越少,,不少工厂的工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很多加工厂也在为养殖户在国内市场找活鱼流通的渠道了,“有的企业又有饲料厂,又有加工厂,之前和养殖户有合作形式的,养出来可以卖到加工厂去,现在加工出口这块停滞了,只能走国内的活鱼市场”。出口转内销,总产能全部压到国内流通市场的话,今年罗非鱼养殖户会越来越难的!

泥鳅的情况也不好,现在江门一带大规格的台湾泥鳅塘口收购价格只有7元/斤出点头,小规格的只有6元/斤多,台鳅养殖成本一般在6元/斤左右,现在已经到了成本线了,养的不顺利的已经亏本了。这几年江门地区台鳅养殖户也是在几个品种之间互相转换,哪个品种赚钱就养什么,台鳅的情况也不是很稳定,今年应该是很差的一个年景了。

在这一波的涨价中,无论多大规模的企业都在涨价,一些特别大的饲料厂的业务员也在质疑厂家的操作,“这几年不断通过降价来抢占市场的厂家,为什么不能在目前整个行业都困难的时候再坚持一下呢?上市的饲料厂其实是不缺钱的,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不和养殖户、经销商共渡难关”。甚至有人认为,在饲料厂大面积涨价的前提下,如果哪个厂家敢挺住不涨价,肯定能借此抢到很多市场份额。这个说法看起来有一定的道理,但实际上哪一次饲料价格上涨下跌的决定,不是很多饲料厂坐在一起商量出来的?

不管怎么说,涨价总是不讨喜的,这个时候吵的也是最凶的,网上骂战随时开打,关于涨价,你怎么看呢?


附:广东部分厂家涨价通知



附:湖北部分厂家涨价通知




饲料的贮存

2020-06-02
水产饲料 1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