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lord:我们要抬高长尾鳕售价,抵消配额削减造成的损失

作者/ Tom Seaman
编译/ 胡路怡

2019/2020年新西兰长尾鳕(好吉鱼,hoki)捕捞季已于10月1日开启,新西兰政府规定的捕捞限额为11.5万吨,比去年(15万吨)减少3.5万吨,减幅23%。

长尾鳕捕捞配额已连续两年下降,去年的削减额度为2万吨,这对于新西兰最大的长尾鳕出口商Sealord Group来说,供应链的转型势在必行。

Sealord公司高管Doug Paulin告诉UCN,“2019年,长尾鳕捕捞配额完成度达到了12万吨,还有3万吨没有捕捞上岸。”

“商业捕捞限额的削减幅度与政府计划基本呈线性相关。去年政府削减2万吨配额,我们的产量减少了6,000吨;今年削3.5万吨,意味着我们至少又要减产4,500吨。两年内,我们一共减产1.05万吨。”Doug Paulin啊

Paulin指出,目前还没有确切的科学证据来解释长尾鳕数量下降的原因,水温上升可能是重要的不确定性因素。

“但无论如何,新西兰长尾鳕损失的数量,我们要从其他品种的捕捞中得到补偿。我们要增加蛇鲅鱼、竹䇲鱼、蓝鳕和鱿鱼的产量,并在澳大利亚海域加大长尾鳕的捕捞。”Paulin说。

“去年,我们的新捕捞船Tokatu率先在澳大利亚捕捞长尾鳕,今年我们还会继续。澳大利亚的长尾鳕并不多,塔斯马尼亚海区只有1.2万吨,我们占50%,Austra Fisheries、Sanford和其他小公司持剩余的配额。”

“随着新西兰长尾鳕产量的下降,我们会在鱿鱼捕捞业加大投入。近些年鱿鱼价格不错,新西兰的产量也还算理想。在全球市场上,新西兰并不是鱿鱼供应大国,年产量只有4-5万吨。”Paulin说。



Sealord新船Tokatu号在澳大利亚执行捕捞任务


然而,长尾鳕的经济价值远比其他鱼类高得多,增加其他鱼类的产量,虽能缓解数量的损失,但公司利润多多少少都要受到影响。

Paulin说,“我们希望明年的收益能持平,即使利润下滑,也不能下滑太多。我们没有计划为节省开支暂停船只的建造翻新,所以我们准备提高产品价格来弥补利润空缺。”

当前,新西兰长尾鳕的价格比较强劲,去头去脏去尾产品报价在$3,200/t,去年同期的均价在$2,800/t。

“长尾鳕全球价格一直以来都很乐观,我预计上涨趋势还会继续,没有任何继续表明价格可能回落。”Paulin说,但为了驱散风险,公司仍计划将长尾鳕产品推向新的市场。

“当前的重点,是要扩大我们的市场范围,以降低风险。如果我们的产品过度依赖单一市场,很多风险就会暴露出来。在中国,长尾鳕的推广工作仍在积极进行。我们曾尝试着向中国零售商店推销好吉鱼,但收效甚微,我们仍会继续努力。”

而对于蛇鲅鱼、竹䇲鱼和蓝鳕等其他鱼类,Paulin计划将其推向不同的市场。

“我们的销售团队要接受挑战,向不同市场推广不同的产品。比如,我们要将蓝鳕产品卖给中国加工厂,制成附加值产品后再销往欧盟。南美和非洲市场我们也要眷顾,蛇鲅鱼和竹䇲鱼将重点卖往非洲。从历史上看,国际出口商很少在这些新兴市场投入大量精力,但这却是我们团队即将迎接的挑战。”

Paulin认为,未来Sealord公司要拓宽供给,就要往水产养殖方向去发展。目前,Sealord是澳大利亚三文鱼生产商Petuna Aquaculture的持股者,后者年产大西洋鲑9,000吨。(出处:UCN国际海产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