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鱼共生项目在上海崇明有了新发展

去年,上海江凡果蔬种植专业合作社的稻花鱼首次上市,30多元一斤的鱼供不应求。合作社负责人黄国超却在今年主动做“减法”,将每亩稻田投放的稻花鱼数量从300尾减少至150尾。黄国超说,这样做的目的是给小龙虾、黄鳝、鲫鱼等其他稻田生物创造更充足的生存空间。有人笑他,放着到手的钱不去赚,这不是傻嘛。

  寻寻觅觅“情定”稻花鱼

  黄国超干的“傻事”可不止这一件。几年来,他一直在寻找一个可以投资的农业项目。亲戚朋友都觉得他傻,放着蒸蒸日上的生意不做,要把金钱和精力投入到风险高、收益低的农业上。黄国超却说:“我从小在崇明农村长大,对农村和农业有着很深的感情。而且现在人都注重健康,喜欢绿色食品,未来高品质的农业肯定有前途。”几番寻寻觅觅之后,他在浙江青田遇见了稻花鱼。

  稻花鱼,又名田鱼,是鲤鱼的一个变种。顾名思义,“稻花鱼”就是“一种爱吃稻花的鱼”,稻田为稻花鱼提供了良好的生活环境和食物来源,鱼平时在深水区休息,饿了就在稻田浅水中穿梭吃稻花、虫子(稻飞虱等)和草(禾本科杂草),如此可有效减少水稻虫害和草害的发生。另一方面,鱼的排泄物又是天然的有机肥。在这种“稻鱼共生”模式下,可完全不使用化肥和农药也能保证水稻正常生长。那么,养鱼为何还能减少水稻病害?有专家推测是因为通过鱼的活动,增加了水体的流动,疏松了土壤,为水稻提供了更优良的生长环境。

  在青田当地,“稻鱼共生”已有千年的历史,并形成了稳定的消费市场,还是世界农业遗产,上过《舌尖上的中国》。但在上海市场,知道稻花鱼的人并不多,黄国超是第一个规模化种养者。几年前在青田游玩时,黄国超看到了稻鱼共生项目,他的眼前一亮,这正是自己要找的农业项目:绿色、健康、附加值高。但稻花鱼鱼苗价格不便宜,开始时黄国超想找点替代品,他就尝试在稻田里投放草鱼苗,结果没过多久,草鱼就把水稻秧苗都吃光了。没办法,只好老老实实引进了稻花鱼鱼苗。

  “减法”过后有意外之喜

  黄国超之前从没有正儿八经接触过农业,但自从有了稻花鱼,他却像着了魔,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间一直待在位于庙镇的合作社里。每天都能看见他在狭窄的田间小道上转悠,本就黝黑的皮肤,晒得更黑了。去年是合作社大米和稻花鱼公开销售的第一年,刚一上市就受到顾客的好评,很快销售一空。

  谁说农业不赚钱,黄国超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亩产水稻700斤以上,鱼在200斤左右,经济效益超过每亩1万元。“和一般的‘两无化’水稻相比,通过养鱼除草,还能节约近三分之二的人力成本。”黄国超说道。

  今年,黄国超将“稻鱼共生”项目的面积由去年的200亩拓展至800亩,但每亩稻花鱼的投放数量却从原先的300尾下降至150尾。黄国超解释说,因为不用化肥农药,稻田里引来了很多小龙虾、螃蟹、黄鳝、鲫鱼等其他生物,他想给这些不速之客创造生存空间,营造一个更好的稻田生态系统。此外,黄国超还在田埂上养起了白山羊,每2-3亩养一只羊,是田埂上最自然的生态“除草剂”。

  大自然的神奇令黄国超既不解又惊喜。今年水稻病虫害频发,而他的稻田却一片生机盎然,离水稻收割还有近一个月,稻穗饱满,稻叶碧绿。而稻田里的黄鳝、螃蟹等也成了抢手货,来过合作社的客人都要找黄国超买上一些。这样一算,利润好像比光养稻花鱼还要高不少。

  稻花鱼项目大获成功,黄国超又犯起“傻”来,自己赚钱不算,他还打算推广这一项目,带动乡亲们致富。要推广稻花鱼,首先得解决鱼苗繁殖问题。在稻花鱼的家乡,鱼苗繁殖技术是概不外传的机密,不过,黄国超通过多年不遗余力的投入,加上科研人员的指导,已经成功掌握了繁殖技术,大大降低了成本。

  稻花鱼有全红、大花、麻花等多种颜色,虽然不是观赏鱼,但观赏价值不低,尤其是受到小朋友的喜爱,常常把它们当成金鱼饲养。黄国超受此启发,计划发展农旅结合,推出垂钓、网鱼、摸鱼等项目。他先请自己朋友来体验,朋友们在捉鱼吃鱼之后,流连忘返。这又给黄国超增添了不少信心,“希望将来这里能成为崇明休闲旅游的一张新名片。”(出处:崇明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