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DA9月供需报告前瞻及对中国油粕市场影响分析


引言

由于美国中西部地区天气形势整体向好,有利于大豆作物生长,作为佐证,美国农业部(USDA)最新作物周报显示,截至9月8日,美国大豆优良率为55%,这也是连续第三周稳定在该水平。在此背景下,民间机构因此陆续上调美豆单产预估数据,其中INTLFCStone最新预估美国2019年大豆单产料为48.3蒲式耳/英亩,高于此前预估的47.2蒲式耳/英亩。随着美国农作物天气前景良好提振产量前景,芝商所旗下的CBOT大豆期价承压下挫,其中主力11月期约周一盘中刷新5月24日以来的新低851美分,最终报收于857.75美分,较上周三小高位879.5美分累计下跌近2.5%。值此之际,本周四晚上美国农业部(USDA)将携最新月度供需报告登场,那么此次报告对美豆市场影响几何?芝商所旗下CBOT大豆价格走势如何?国内油粕行情又该何去何从?


  附图:CBOT大豆期货走势图

一、9月报告前瞻分析

  分析师们平均预期,USDA9月供需报告中美国2019/20年度大豆产量预估料为35.96亿蒲式耳,相比之下,USDA8月预估值为36.80亿蒲式耳;单产料为47.2蒲/英亩,相比之下,USDA8月预估值为48.5蒲/英亩。同时,分析师们还预期该报告中将调降美国2019/20年度大豆期末库存至6.61亿蒲式耳,相比之下,USDA8月预估值7.55亿蒲式耳。

  陈作方面,根据USDA数据显示,迄今为止2018/19年度(始于9月1日)美国大豆出口销售总量为46188588吨,同比减少18.1%。同期美国大豆出口检验总量为45732594吨,同比亦减少18.8%。结合这方面数据对比可以发现,此前USDA预估的17亿蒲的出口已经低于实际出口水准,因而我们预估USDA9月报告中将会上调出口预估至17.4亿蒲左右,从而导致2018/19年度期末库存出现小幅下调。

  新作方面,按往年规律来看,9月报一般不调整作物面积预估,但随着上市日期临近,USDA一般会在8-9月份调整单产预估,尤其今年天气影响较大的背景之下,所以本月报告市场关注的焦点在于单产预估上面。9月报告中USDA启动了实地样本调查,再者9月大豆生长比8月初更接近成熟,因此9月报告中的单产预估将与最终实际产量较为接近,本月报告单产调整对市场的影响将比8月报告更大。在此状况下,我们分别选取新豆单产两种调整情况,对9月份USDA报告的供需平衡做一个推演(如下表所示),美国国内压榨量及出口量均维持8月预估不变的话,结果显示,如果单产如市场预期下调至47.2蒲左右的话,则美新豆期末库存下调至6.17亿蒲式耳,届时预计对美豆走势构成利好支撑。反之而言,如果单产下调至不低于48.2蒲的话,则届时期末库存至少仍将达到6.93亿蒲式耳,这也将高于此前市场预期,届时料对美豆价格形成不利影响。


附表1:

二、过去10年USDA9月报告产量、库存调整趋势及对CBOT大豆行情的影响

  通过观察过去10年的数据我们可以发现,USDA9月供需报告公布当天,CBOT大豆期价在过去10年间有6年下跌,4年上涨,下跌概率60%,报告后的一周(包括报告公布当天),CBOT大豆期价在过去10年间有9年下跌,1年上涨,下跌概率为90%。也就是说从往年规律来看,USDA9月供需报告后芝商所旗下CBOT大豆期价跌多涨少,当然这个美豆上市压力显现也有较大关系。


附表2:

三:报告时的中国油粕基本面情况:

  豆粕:虽然近周以来油厂开机率出现下降,但生猪存栏偏低抑制饲料需求,下游用户阶段性补库后,目前继续采购积极性不高,从而导致国内豆粕库存继续增加,截止9月6日当周沿海主要地区油厂豆粕总库存量78.98万吨,较上周的77.66万吨增加1.32万吨,增幅在1.7%,较去年同期102.09万吨减少22.63%。未来两周压榨量将在182万吨、185万吨偏高水平,预计豆粕库存仍可能小增。


附图:豆粕库存图

  豆油:随着油厂开机率下降,近周以来国内豆油库存再度下降,截至9月6日当周,国内豆油商业库存总量133.182万吨,较上周的133.635万吨降0.453万吨,降幅为0.34%,较上个月同期137.5万吨降4.318万吨,降幅为3.14%,较去年同期的160万吨降26.818万吨降幅16.76%,五年同期均值130.04万吨。


附图:豆油库存图

四、美豆后市展望及对中国油粕市场影响

美豆方面

  在今年美豆种植面积基本上尘埃落定之后,市场关注的焦点将转向“美豆单产情况”,美豆单产也是目前美豆市场主要的交易逻辑,在此我们针对供需报告中的单产预估两种调整情况之后的供需平衡做一个推演:如果单产如市场预期下调至47.2蒲左右的话,则美新豆期末库存下调至6.17亿蒲式耳,届时预计对美豆走势构成利好支撑。相反,如果单产下调至依旧不低于48.2蒲的话,则届时期末库存至少仍将达到6.93亿蒲式耳,这也将稍高于此前市场预期,届时料对美豆价格形成不利影响,但在中美贸易磋商再次重启情况下,短期下跌空间料也不大。预期中美谈判出现实质性进展之前,芝商所旗下CBOT大豆价格还继续在低位震荡徘徊,出现单边行情的概率不大。

国内油粕方面

  豆粕方面:中美贸易战情绪有所缓和,利空国内豆类市场,加上近两周大豆压榨量仍处于180万吨以上较高水平,而非洲猪瘟仍在蔓延,据Cofeed调查显示8月末生猪存栏环比7月末仍降15%左右,目前猪瘟仍无抑制办法,后期生猪存栏仍将持续下降,华南水产需求恢复不及预期,华南油厂正全力催提,油厂豆粕库存增加,亦令国内豆粕价格承压。只是,巴西大豆升贴水报价较高,大豆进口成本仍高企,加上蛋禽及肉禽养殖利润改善吸引养殖户补栏,禽类存栏因而增加,一定程度上了抵消部分生猪存栏下降带来的利空影响,油厂挺价心理犹在,且USDA报告预期中性略微偏多支撑下,预计短线豆粕现货下跌空间也将受限。

  豆油方面:第四季度南美大豆供应或紧张,巴西大豆升贴水因而高企,大豆进口成本也高企,南美豆油进口利润也再度倒挂,油厂挺价心理犹存。但中美双方确认10月初将在华盛顿重启会谈,并传闻中国将在华盛顿会谈前购买一定数量的美豆,9-10月棕榈油到港量也较庞大,节前备货将在9月中旬前基本结束,油脂需求转弱预期亦对油脂行情形成压力,短线豆油行情或仍将是震荡偏弱整理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