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利奇马救灾感人事迹:村支书赤膊上阵帮养殖户抢收对虾


原标题:村支书赤膊上阵帮抢对虾



村民在抢收对虾

从8月8日8时到10日18时,宁海全县面雨量352毫米,全省第一,宁海多地出现道路积水塌方、村民被困等情况,农业渔业受损严重。

记者于8月9日“利奇马”到来前,驻守在宁海一市镇,和村镇党员干部一起直击抗台一线,记录这惊心动魄的24小时。

□记者王冬晓摄影记者张培坚通讯员陈云松蒋攀张春涛

村支书帮助抢收对虾

到宁海蹲守,之所以选择一市镇,是因为它体现了宁海的地形特点,靠山有海,和台州三门县相连。

海塘养殖是一市镇村民主要经济来源。8月9日下午一点半,记者接到短信,一市镇政府党员干部两点准时出发下到43个自然村,记者和其中一路来到一市镇最大的南美对虾养殖基地——白岐村双盘码头。

再过12个小时,“利奇马”就要登陆,按规定,劝离村民是村镇干部的职责。

白岐村党支部书记叶懿群在塘堤上扯着嗓子喊“赶紧上岸”,可村民想着的是趁平潮抢收对虾。

“台风这么大,雨一来,虾就跑了,养塘的人就要绝收啊……”叶懿群理解村民,嘴里喊着撤离,可碰到需要搭把手的村民,他就和镇里的干部赤膊上阵,能抢多少算多少。

记者碰到白岐村联村干部林一,问他双盘码头情况怎样,“看了一圈,双盘码头外塘损失最小,抢回来不少。”林一笑着说。

10日,台风过境,九成海塘被淹,旗门塘是受伤最严重的地方。

记者驱车到旗门塘,塘堤被淹成了一片泽国,养塘的村民守在旗门塘边。“塘被淹了,对虾跑掉了,这下子要绝收了。”村民蔡知虎说,这些虾本来再过一两个星期就该上市了,眼下他正联系村民党员用沙袋把塘堤垫起来,一些没被淹的海塘或许还有救。

66岁老羊倌冒雨自救

记者在途径越沙线横路山村和法洪坑交界处时看到,山体滑坡冲毁路基,挟裹着泥沙和雨水的巨大洪流把山下的一户养殖场淹没了。

记者徒步蹚过没膝盖的泥浆,走到村民叶可标的养殖厂,他和妻子、两个儿子望着被埋没的羊圈一筹莫展。

今年66岁的叶可标站在羊圈顶棚上,两三米高的羊圈被泥沙填埋,仅露出个顶棚,四五只羊困在羊圈里咩咩叫着,叶可标不停抽烟,并叫来了村上的亲戚想把屋顶掀翻,看看还有多少只羊活着。

尽管一刻不停歇地干活,顶棚还是只掀开了一角。大儿子觉得这样子蛮干不是办法,打电话找朋友寻找挖掘机。叶可标这边也没耽误工夫,撬钉子,搬铁皮……

“62只羊,养了快两年,长到100多斤,算算这下子损失一二十万元啊。”叶可标使劲得抽了一口烟,说完继续干活……

一个个鲜活的感人现场

10日早上,记者所在的宁海工作群中,一个个消息传来……

碰到村民汽车被淹,宁海阳光义警葛向军把自家的挖掘机开过来,把车子拖到安全地带。

胡陈乡胡东村一家三口被困,16个月的女婴高烧不退,胡陈乡应急小分队负责人林海光带着队员,开着皮卡车,再撑皮划艇通过积水路段,徒步两三公里绕开塌方,再乘橡皮艇把女婴妈妈接到胡陈乡卫生所。

连续奋战抗台一线的62岁村干部陈荣吉在清理路障中被刮落的树枝压倒,腰椎爆裂性骨折……

看到一个个鲜活故事,记者兴冲冲驾车去采访,刚从一市镇开出去20分钟,陈蟠线上一条百米长、深四五十厘米的积水拦住了去路,记者走盘山公路过越溪乡,越溪乡部分路段塌方,无法通过。

无论是帮村民抢收的叶懿群,还是冒雨干活的叶可标,或是守在抗台一线的党员干部,记者在他们眼里看到一种信念,无论刮多大风下多大雨,他们都要坚守阵地,即使面对如此强大的台风,这股子劲头从来都不会泄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