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织:从大海中走来的企业家





文/图《海洋与渔业》记者吕华当


  潮涨,潮落。
  夕阳下,林织又一次来到这片熟悉的大海边,深情地凝望着远方的渔船,眼神里充满着复杂的感情。是呀,对于大海,他的心里总有一种割舍不断的情感要要毕竟,大海是他奋斗半生的事业大舞台。

  从十五尧六岁出海打渔开始,到拥有自己的捕捞船队,到创办水产品出口加工企业,林织付出了心血,也收获了成功。

  在历经20 多年的海上风雨洗礼后,林织要要这个从大海中走来的汉子回忆起逝去的奋斗岁月,显示出了一种成熟的豁达和坚韧。


穷小子变身“船老大”

  林织出生在广东省阳西县一个半农半渔的家庭。村里可耕种的土地不仅面积少,而且产量低,为了解决生计,村里有一个传统——农闲时节出海打渔。在15岁那年,贫困的家里再也拿不出钱供林织上学了,还没初中毕业的他只好回到家里,开始跟着父亲尧兄长一起出海打渔。

  那时还是改革开放初期,渔民打渔的条件还很落后。林织清楚记得,他出海打渔的头三年,使用的是小帆板船,夜间照明使用的是煤油灯,只能在附近内海域作业。当时渔业资源丰富,每次渔获颇丰,但是所捕渔获价格也低,只能维持生活。

  在近海作业是自己拥有一艘大马力渔船出远洋打渔。当时,纯渔民发展生产有国家政策支持。但是他们不是纯渔民户,所以得不到政府的支持,他明白院要实现梦想只能靠自己的双手浴在18 岁那年,他独自来到邻村一艘渔船当学徒。由于他做事认真,勤恳踏实,加上脑袋聪明灵活,不仅学习新技术上手快,而且不时能够给老板提一些提高生产效率的好建议。林织很快赢得了船东的信赖,当上了年轻的船长。

  一年后,林织积累了一定的资金,便想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他回到村里,动员有经济实力的村民一起合伙买渔船。在他的游说下,一共有八位村民决定入股,筹集了三尧四万块钱,买下了一艘20 马力的机动船。

  同在一条船上,所以大家都干得很卖劲,除了刮台风之外,林织和合伙人都飘荡在茫茫的大海上作业,寻觅生计。这种拼搏精神带来的最直接结果,就是渔获量增加,年终经济收益自然也不错。这时,有部分村民要求分掉收益过个肥年,但是林织却不同意,而是要把钱再投资购买渔船,扩大生产。

  就这样,林织带领大伙赚来的钱,除了大家的工资开支外,大多数用在了投资上,所以,那三年时间里,船只的数量每年都成倍增加。到1989 年,已经发展到了八艘渔船。随着渔船的数量逐年增加,林织发现,由于各个股东所占股份都是相同的,大家力量均衡,不利于集体做出决策。经过协商,大家同意拆伙单干,林织从中买下了第一艘属于自己的渔船。

  改革开放以来的近十年时间里,林织看到广东的海上捕捞业发展迅速,资源不足的问题已初露端倪。他经过收集回来的信息,了解到江浙一带的捕捞业起步较晚,按照当时的水平比较,起码比广东落后十年,渔业资源仍然很丰富。因此,他做出了一个重大决策要要把主要作业区调整到浙江一带的东海。

  当他带领着船队浩浩荡荡地开赴东海时,发现那里的渔业资源果然异常丰富,第一年每艘渔船的产值就达到了七尧八十万元。丰厚的收获,为他后来事业做大做强打下了坚实的资本基础。




“股份制”管理创大业


  在资源充足的大好形势下,只要有足够的胆识和勇气,莽夫都可以取得高额的利润回报。如果说林织在海上闯荡这些年所取得的成功,仅仅体现他有野勇冶的一面的话,那么后来他采用的“股份制”破解经营难题的办法,使得事业发展势如破竹,则充分展现了他驾驭全局的战略思维。

  来到东海作业,虽然经济收入大大增加了,但是林织仍然保持着一贯以来的勤劳和拼搏精神。那时,东海一带的纯渔民主要是以生产队为核心的作业方式,这种过分强调团队方式是可以起到互相帮助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生产,但是它的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例如,一旦队长的渔船出现问题,大家都要跟着回港。看到这种情况,林织和村里其他一起来东海的渔船,就采用了较为灵活的方法解决,作业时既体现团体互助力量,又保持着相对独立的个体方式,很好地化解了纯渔民遇到的上述问题,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

  经过1991尧1992 年间的扩张,林织手下的渔船已经增加到了十多艘。一般情况下,一个人只能带领一艘渔船作业,数量多了,如何管理就成了摆在林织面前的一道难题,迫切需要解决。野我想到了以前跟村民合股买渔船经营的做法,经过一番思量,我觉得实行耶股份制爷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法。冶林织回忆那时的英明决策,至今仍津津乐道。

  林织所说的“股份制”跟时下企业流行的股份制有所不同,时下的股份制主要是为了筹集发展资金,而林织所推行的“股份制”却是明显带有奖赏积极员工的福利行为。

  为了解决管理问题,确保自己的号令能够畅通传达落实,林织在自己的员工中,有针对性地选择部分既能吃苦耐劳,又具备管理能力的人培养成船长,把股份分给他。如何分股份呢钥保持他原来的工资不变,在这艘渔船渊渔船由林织全资购进的冤成本收回之后,一般按照各占50%的比例持股,往后该艘渔船的收益既可以分红,也可以另外投资购买渔船,继续扩大生产。



  这种类似高福利的做法,对员工来说自然是求之不得了。但是一些外人却对此表示不理解,甚至林织的家人也表示反对。野表面上来看,好像是把我的资产白白分给了别人,但是事业要做大,就必须要有大魄力。我这样做,实际上并没有使资产减少,反而资产像滚雪球一样不断滚大。冶林织说道。

  事实也如此,林织的“股份制”把股东的利益跟他的利益捆绑在了一起,调动了股东干事创业的积极性。从1991 年至2001年,林织累计投入资金2500 万元,在广东阳江市率先建造了25艘钢壳渔船。渔船投产后,经济效益愈加可观。在“股份制”顺利推行后,林织的渔船每年都增加二尧三十艘,最顶峰是2005 年净增40 多艘,使自有及合股经营渔船总数超过300 艘,总资产超过一亿元。

  与此同时,林织随着船队的扩大,逐步建立了完善的渔具生产尧原料补给尧冰块制造和渔获销售等后勤服务,确保捕捞船队良性运行。


水产品加工觅新路


  从改革开放到2004 年间,是全国海洋捕捞业高速发展的时期。得益于大好发展形势,林织麾下的渔船数量迅速增加。但是,当过度捕捞变成现实时,随之而来的后果是渔业资源不断衰退,经济效益每况愈下。此外,柴油等生产资料价格也不断上涨,海洋捕捞业隐藏的危机慢慢地显现了出来。到2007 年,林织终于暂停了渔船建造计划,并且逐步淘汰了几十艘到期报废的渔船。


  “2004 年开始,我们就感觉到了渔业资源逐渐枯竭的苗头,到2007尧2008 年间表现得更加明显了。冶眼看着自己从事了二十多年的海洋捕捞业风光不再,林织陷入了沉思。

  2004 年间,阳江市和阳西县渔业主管领导到浙江考察渔业生产,林织接待了他们。当时的领导告诉林织,阳江的水产品深加工比较落后,希望林织能够帮忙动员一些有经济和技术实力的企业来投资。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林织意识到,在渔业资源衰退的现实下,走水产品深加工这条路也不失为企业转型的良策。

  经过这些年在渔业行业内的历练,林织已经慢慢成长成为具有远见的渔业企业家了。因此,他从决定进军水产品深加工开始,就高标准地把企业定位为做出口产品的企业。2005 年,林织投资一亿元成立了广东顺欣海洋渔业有限公司,总部设在广东省阳西县新城生态民营科技工业园区,总占地面积达54000 平方米,公司集海洋捕捞尧水产养殖尧冷冻加工和科研开发于一体,旗下拥有年加工能力达2 万吨以上的现代化生产线,以及10000 多亩咸淡水养殖基地。

  一期工程投产以后,林织着眼于现代化的企业管理,先后通过了HACCP 体系验证尧ISO22000 食品安全管理体系认证尧QS 认证尧无公害农产品产地认证和欧盟尧美国FDA尧日本尧俄罗斯等的注册认证。主要加工罗非鱼片尧南美白对虾等养殖品种和部分海洋捕捞品种,产品八成出口到美国,企业焕发着蓬勃的发展朝气。

  林织站在办公室的窗前,他指着一片正在建设的厂房告诉记者院野现在建设着的是二期工程,建成后将使企业的生产能力实现翻番。”

陆剑锋

2017-11-08
水产人物 11660

唐建清

2017-11-08
水产人物 10348

顾泽茂

2017-11-06
水产人物 11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