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苔的乱战:战术篇(一)遮光抑制


采用遮光来抑制青苔,是业内普遍接受和采用的一种方式。

不管是高等植物还是低等植物,几乎都是光能自养,光合作用是其生命活动的基础。因此,遮光可以抑制它们的生长。

然而,在实际处理过程中,如何做到程序科学、有效、最优,却很不容易。所谓程序科学、有效、最优,就是操作方式不违背科学原理、效果显著、步骤简单、成本最低、风险最小。

在实践中,有些朋友认为遮光抑制青苔的方式效果甚微,有些却认为效果很好。基于青苔特殊的生物学特性和生理营养机制,有效利用遮光抑制其生长其实是一门技术活。


在前面的文章(水产养殖中青苔的乱战:深入认识青苔)中,我们讲到了,在虾蟹塘中,青苔附着底泥从底部萌发,然后形成优势,占领水体空间。

这样可以保证青苔生长的三个关键条件:
1、营养。青苔特殊的营养机制可以从底泥中获取营养素,我们养殖的池塘或稻田底部就是一个营养物质库。
2、附着物。青苔藻体为群体,需要附着物以平衡浮力。
3、光照。我们虾蟹养殖塘,晚秋、冬季、早春水位不深,透明度高,底部可以获得充足的光照。

我们在养殖的过程中细心观察,就会发现:深水塘不会长青苔,水位高,底部不能获得充足的光照;有环沟浅滩连接的池塘或稻田,浅滩处先萌发青苔,然后向环沟扩张;平台浅水处容易先滋生青苔;有植物残体等作附着物的,也会滋生青苔。青苔能够在这些情况下萌发,都是因为同时具备了上面的三个条件。

底泥作为天然的附着物和营养物质库,我们很难改变其性质(当然对底泥采用某些物理化学方式处理可以适当改变其结构,但成本较高,效果也不是很好)。遮光,减弱底部的光照强度,无疑是一种非常好的办法。

遮光分为水体上层遮光、全水体遮光、下层水体遮光。

上层遮光,是采用漂浮物遮挡光线透射到水底,方法可以是物理的、化学的和生物的,但是这种方式有一个缺点,在抑制了青苔从底部萌发的同时,也抑制了整个水体的光合作用,阻断了池塘或稻田的物质循环和能量流动,对整个养殖是不利的。

全水体遮光,采用化学物质,溶解或让其颗粒物悬浮水体,吸收或散射光线,减弱底部的光照强度。这种方式也有同样的缺点,也抑制了整个水体的光合作用,阻断了池塘或稻田的物质转化和能量流动,对整个养殖环境和生产是不利的。

下层遮光,是只通过物理化学生物的方式,使水体底层产生一层扩散层,从而吸收或散射光线,减弱到达底泥的光线强度。相对而言,这种方式效果最好,负作用最小。

采用下层遮光有很多优势。光线依然能够透过上层,不影响浮游单细胞藻类的光合作用,也不影响沉水植物的生长,使浮游单细胞藻类和沉水植物在与青苔的竞争中获得优势,从物理和生物的途径来抑制青苔的萌发和生长。但是它也面临着困难,一是对于辅助产品的正确选择和科学搭配,二是,如何抓住时机,运用水体理化知识,采用科学的操作方式,在底泥水体交界处形成较长时间的扩散层,为我们其他的配套处理方式赢得时间。



青苔的处理,始终绕不开一个话题,那就是辅助产品的正确选择和科学搭配。一旦谈及产品,总免不了做广告推销的嫌疑。为了避嫌,本篇文章,将不涉及产品的名字、厂家,甚至连成份也不透露。

关于处理青苔的产品,温和一点说叫做鱼龙混杂,尖锐一点说叫做混乱不堪。这些年,我们在处理青苔的过程中,试用了太多的产品,效果千差万别。哪怕同一成分同一含量的不同厂家的产品,相同情况下对比使用,其效果天壤之别。这也是为什么我在这篇文章中,对一些效果好的产品,不愿透露其成份的原因。

但我可以对产品的性状或性能给出几个非常重要的建议:
1、有生物毒性的禁用。
很多产品,尽管遮光效果很好,但是本身具有生物毒性,对藻类、水草、水生动物(包括我们的养殖对象)有生物毒性,这类产品禁用。使用这类产品,无异于自杀。

2、不能生物降解的禁用。
一些产品,遮光效果很好,但是不能生物降解,而且在水体残留时间长,长时间抑制水体的光合作用,危害生态环境,导致水体物质转化和能量流动不能正常进行,破坏养殖生产。有些在水体停留时间不长,然后沉淀到塘底,但是由于不能生物降解,对以后的水体营养物质的交换产生阻碍,为水体生态埋下隐患。比如有些染料类的,这类产品也禁用。

3、选择无生物毒性,能生物降解,且能起到水质改良作用的产品。
有些产品成份能遮光,同时由于主要成份的化学分子式中含有多个官能团,能起到水质改良的作用,一举多得。有些在遮光的同时,不断被微生物降解,降解的产物对于水质改良、水体营养结构的调整有积极的作用,可以促进整个水体良性循环。这些产品市场上是有的,可以选择购买,有些也可以科学自制。

养殖的目的是要提高效益。如何合理降低成本是一个很重要的技能,在选择产品的时候,要合理搭配,综合考虑成本和效果。

遮光抑制只是处理青苔的一种方式,采用单一的方式效果往往不能达到最优。处理青苔需要系统整体规划,遮光抑制在其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需要熟练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