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水产病害防治中的那些是是非非



根据全国水产总局技术推广站历年来统计数据显示,细菌性、病毒性病害是造成水产养殖重大经济损失的主要原因,因此如何对待这一挑战,是历年来无法回避的难题。
没人愿意自己的池塘发病,但谁都阻止不了这天到来。
很多养殖户认为,发病好像不要着急,治病的钱能省就省。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君不预防菌不待”。恰恰是这种不着急,让我们忽略细菌、病毒一步步侵蚀和剥夺养殖体的生命及生存。
等到我们着急的时候,往往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于是只得忙得不亦乐乎,百思不得其解。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路人马,各显神通。多年来在治病的艰难历程上,已经形成一个传统模式:
解毒 ←→水体消毒; 内服抗生素,药物 ←→保护动物
这种外消内服治病方式确实治好了好多病例,但是也就是这种治病方式,由于从业者业务水平差异,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和纠纷。2017年7月25日,笔者走访灌云县洋桥镇王为国养殖户,因连续不断的用戊二醛、二氧化氯等消毒,最终造成120亩鱼塘“排塘”;2017年8月5日笔者应连云港燕尾港镇养殖户赵玉春之邀,治疗花白鲢出血病时,已因消毒药用量过大,内服抗生素不规范,已造成10000多斤鱼的死亡,在这种水体结构遭到严重破坏,死鱼日益增多下,除了调水、改底还有何法“扭转乾坤”?7月18日笔者应邀到灌云县洋桥镇陈姓养殖户,由于初发出血病(死亡量已达到80尾/日)。经实地调研,立即指令将戊二醛+苯扎溴铵配比5∶2,变为1∶5,结果3~6天病情得到控制,同理,连云港东辛农场六渔区养殖南美白对虾,在2017年6月19日因红体病发现进行改底调水(水体仍然消毒)病情已得到控制。
上述案例可知,传统治病方式应运而生的功能性防治是它密切的结合点,或者说水产养殖的三分技术,七分管理中,统筹学不得不提到实践中。否则传统外消内服治疗方式失去意义。
在此不得不提到江苏泰州牧业学院袁圣老师,自他受邀到一个不起眼的广东省县城海富药业公司,但是在袁圣的统筹学中,利用“元决策”(即对决策的决策)在治出血病中屡获成功,令人惊叹!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水产病害侵占了养殖者的大量精力、财力,虽然我国水产养殖得到蓬勃发展,但始终掩盖不了病害带给养殖户的悲观和不平静。

治病中的否定之否定
鱼虾蟹等水生动物病害首要任务是杀菌或抑菌。
目前市场上提供“武器”无非是消毒和抗生素,具体如下表。

举南美白对虾养殖为例,现在已得到共识,水体中弧菌是最猖狂的“元凶”。笔者在10多年的养殖中用过消毒剂有强氯精、二氧化氯、聚维酮碘。近代又增加了名为生物消毒剂的致死弧菌。该菌由南京巨豹生物技术公司秦生巨先生发现至今,已从稀有的有益菌变成渔药市场普及品,那么它是否在生产时间中起举足轻重地位呢?答案可能是“不清楚”,但它可以在对虾养殖病害中的杀弧菌有辅助作用,由于对这门科学了解不够,我们的消毒工作仍然是有风险。

复合脂肪酸抑菌、
灭菌的机理及其性能
有关短中链脂肪酸(C1-C14)及其衍生物抑菌灭菌机理在国内外研究已经很充分,中国农业大学朱滔硕士证实,它的抗菌机理是能穿过细菌的细胞膜,或细胞壁,并成为细胞膜/壁的一部分,从而抑制细菌细胞膜的脂肪酶产生,并且在低剂量时会影响细菌信号的传导,即抑制了整个系统的神经,从而抑制细菌毒性及耐药性基因的表达。研究指出,短中链脂肪酸及其衍生物对副溶血弧菌等弧菌属、嗜水气单胞菌、黄杆菌属、链球菌等有害细菌及孢疹病毒均有抑制杀灭作用。
根据广东湛江市遂溪县东民镇2.4亩和25亩两口土塘从2015年5月6日发病,症状军事吃料明显减少,肝脏模糊,肝肠发红并断肠,使用短中链脂肪酸甘油酯经9天即5月15日,对虾病情消除开始转好。
研制成产品具有如下特性:1、储存温度常温(最低能耐3℃,最高达100℃)
2、与饲料制造中的原料、预混料在制粒中不发生反应
3、鱼饲料混合不影响其稳定性
4、与酸、维生素、微量元素混合后仍稳定
5、在水体环境pH值1~9保持稳定
6、无腐蚀
7、无异味,而且会缓解饲料产生的异味

讨论
水产养殖病害的防止、消毒和内服抗生素药物已经普及到各个领域。在肯定药物治病的基础上锁定短中链脂肪酸(碳链长度1-8和8-14)及其衍生物对细菌病毒有很强的抑制作用,而这个过程又是动物机体的正常代谢产品,什么是杀死对虾养殖中副溶血弧菌的关键点?由于弧菌表面具有强有力的生物膜且分泌粘液一层层包裹事先自我保护,因此已有杀菌剂包括微生物制剂中乳酸菌和抗生素(弧菌除外)如果不能穿过弧菌的生物膜到达细菌的核心位置DNA,则根本起不到杀弧菌效果(朱滔,2017年)。
抗生素室友很好杀菌作用,但是它起了损害正常细胞和使细菌产生耐药性,这个食品安全问题已引起中央医药卫计部的关注。在水质战线上其在饲料工业中使用也受到严格限制。在菌种,特别是虾苗培育中是否使用抗生素作为供货商合格标杆。由此可知抗生素的代用品研制及使用也会应运而生。
水产病害防治的发力点永远是在肯定和否定中求得创新。

  (南京沪邦生物科技公司 黄式鑫 李 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