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我国水产品出口的热点与难点问题

2006年1-11月水产品出口总额80.4亿美元,比上年同期67.3亿美元增长14.1%,比当年1-6月增长率13.2%高出1个点,比2005年全年增长率6.17%高出8个点高出幅度128%高出1.28倍。比6年来平均增长率15.25%低1个点。1-11月水产品出口额占农产品出口额278亿美元的比重20.8%。2006年,我国水产品出口在上年度出口额大幅度下降的基础上出现恢复性增长,14.1%的增长速度与2004年26.88%、2005年6.17%比较,是理性的增长速度。水产品出口可能已经步入比较平稳的发展时期。
  一段时期以来,我国水产品出口经历了太多的大起大落,始终没有一个比较稳定的增长幅度。水产品主要出口品种经受了太多的出口障碍,时起时伏。在太过曲折的发展过程中,水产加工企业、养殖企业、养殖农户、出口企业都不同程度遭受过严重打击,一拨倒下去,一拨又起来,前赴后继长江后浪埋前浪。由于出口贸易起伏过大,导致社会资金投入的巨大损失。由此,纯粹的水产企业真正形成集团规模同时又能站稳脚跟的不多,水产出口型企业形成集团规模几乎没有。有吗?主业企业几乎就不能在水产圈子立足,而副业企业在用其他主业里面的赢利支撑着水产副业,开始在水产圈子里形成主导性地位,比如:能源企业、饲料企业、鱼药企业、投资企业、机械企业等等。换句话,水产企业越来越远离水产。辅助性企业、实力企业、战略投资企业开始成为水产行业的主力部队、正规军。

  2006年1-11月出口前三大品种:

  烤鳗4.196万吨,增长率7.9%,金额5.35亿美圆,增长1.2%。烤鳗出口在几乎一年中的前9个月一直处于萎靡状态,仅仅是在10月份数量飙升之后才勉强超过2005年特别低迷的水平。换句话,烤鳗出口数量微薄、绵软的增长率是在2005年下降幅度达31%的基础上得到的,且出口金额几乎没有增长,处于停滞状态。今年10月份,我国烤鳗出口突然达到3027.5吨,与去年同期比较,增长440.7%,比去年同期增长4.4倍。如果没有10月份的突然飙升,烤鳗出口的下降原本是板上钉丁的事情。烤鳗品种是我国出口水产品大类品种中唯一的独具核心竞争力的产品,是东南亚国家没有办法与我国进行抗衡的唯一的水产高资金、高投入、深加工产品。对于烤鳗品种,我们必须给予更多的关注,保护烤鳗产业的持续发展。烤鳗产品的市场不仅仅在日本。烤鳗具备了西方西式饮食的所有特点、刺少、脂肪足够、做法简单、营养丰富。烤鳗产品打开欧盟、美国、东南亚、澳洲、加拿大等市场已经具备了几乎所有的条件。关键在于,中国在市场上的投入几乎为零。在国际市场上的投入几乎为零。而我国的所有政策,中央政策、地方政策、地区政策全部倾斜在生产环节。一句话,如果我们把在生产环节上的投入稍微向市场倾斜一下,那么是事半功倍的效果。意思是,我们能不能依托生产产区、依托超大型烤鳗企业在主要的消费地区、潜在的消费地区进行有效的市场宣传。来主动的开发市场。什么时候,我们在世界最大的水产品、渔业博览会上看到了中国展区,什么时候,我们的出口能力才有可能得到迅猛的发展,在国际市场上我们太习惯于一个个的企业在那里单打独斗。

  其实,不需要到那时,我们现在也可以在鳗鱼市场中把日本拿捏在股掌之中,我们已经具备了这种实力。但是,为什么没呢?

  2006年1-11月墨鱼与鱿鱼出口9.65万吨,增长15.4%,表现出色,金额2.18亿美圆,增长7.1%。墨鱼与鱿鱼的出口主要集中在山东与辽宁北方沿海城市,主要又是来进料加工业务。来进料加工业务对于保持我国水产品出口的稳定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关键作用,也特别需要给予更多的关注,需要在产业的发展上专门的进行调研工作,提出更快发展的有利政策。墨鱼与鱿鱼市场是比较低档次的市场,是西餐中被永久性使用的产品。这个市场在水产品市场中,可能是最稳定、风险最小的市场。我们在短期内必须牢牢的掌握住墨鱼与鱿鱼的国际供给、加工市场。在巩固墨鱼与鱿鱼初级产品市场的同时,要吸引来进料加工企业向高档次产品市场发展。向金枪鱼产品的加工进行重大的转移。要采取措施,把泰国、马来西亚、非洲、墨西哥等地的传统的金枪鱼市场份额转移到我国来,逐步的成为墨鱼市场的替代产品、换代产品。

  2006年1-11月,我国对虾产品出口6.45万吨,增长率—22.7%,出口金额2.07亿美圆,增长率—35.7%,问题突出。在数量急速下降的同时,出口金额更是超速度下降。此点说明,如果我国对虾出口的价格保持已有的水平,那么出口数量就不会是—22.7%的程度,而应该是—50-70%水平。在我国对虾市场的10大出口国中,3增7减。出口消费的大国,全线下降。增长的三个国家:英国316.4吨,增长率97.2%,几乎不够我们一个村庄的生产量;台湾6661.2吨,增9.9%;韩国1.618万吨,增1.2%。出口金额增长的国家与地区为:英国81.8%,台湾6.1%,香港18.8%。韩国进口数量的增加,是我国出口价格大幅度下降基础上的增加,其实不是比较意义上的增加。

  2006年,对虾出口数量下降幅度最大的三个国家是:墨西哥—77.7%,西班牙—63.2%,澳大利亚—62.6%。本来,在2004年我们好不容易的开始在欧盟对虾消费量最大的西班牙、澳大利亚打开市场,在2005年有比较优秀的表现,而仅仅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就呈现出溃退的局势。此点信息提示我们,水产品出口的主要麻烦并不在贸易壁垒,也不在于非贸易壁垒。水产品是食品源中的重要构成。水产品的安全是我们保证出口顺利的根本条件。水产品质量才是保证水产品出口的关键环节所在。之所以,我国在2004年美国多我国对虾产品实施反倾销措施之后,我国没有更多的打开国际市场,而在2006年全面溃败,原因还在于产品本身的问题。与此相对应的是,泰国对虾产品在同样受到美国反倾销措施之后,出口反而大幅度飙升,对虾生产一路高歌,突飞猛进。原因何在?原因还是泰国在对虾低迷的几年中,产品质量有了根本的改变与提高。

  2006年,泰国虾的出口量28.6536万吨,同比增长25%。出口总值超过710亿铢(泰国货币单位),同比增长23%。全年虾类出口量有望达到34万吨,出口总值800亿铢。泰国虾业协会主席SomsakPaneetatyasai表示,2006年无疑是泰国虾的黄金年,全年总产量将达到52万吨吨,这反映出养殖技术的提高。两年前,泰国虾的产量为36万吨,其中黑虎虾和白虾(penaeusvannamei)基本各占50%。去年,白虾产量达到95%,而黑虎虾和海虾仅占5%。Somsak先生预计,明年产量将在今年520000吨基础上增加20%,出口量也将随之增加。如果泰币汇率保持稳定,出口总值将达到1000亿铢。美国是泰国虾的第一大出口市场,占出口总量的55%。

  上述情况看出,烤鳗产品、对虾产品既是我国水产品出口中的大类产品、主要产品,也是问题最多、前景最不明朗的产品,是水产品出口工作中的最大问题产品,是出口市场中的难点。如何解决难点问题,是摆在水产品出口工作中的所有同业人士中的一个重大课题。也是2007年,水产品出口能不能顺利开展,能不能保持平稳发展的首要问题。烤鳗产品最需要解决的是,当出口市场发生变化,国家能不能采取收购政策,对于重点企的优秀产品应该全额收购,由国家指定的进出口企业消化或者存储风险,给予生产企业再生产的能力。对虾产品比较复杂。对虾产品主要着眼点在于采取较长期的政策,就是尽快培育大型加工企业向养殖延伸,实行公司+公司+基地的政策,从源头上保证加工原料的可靠性。只有解决产品的可靠性,才有可能保证出口的长期稳定发展。如果做不到原料的可靠性,促进对虾产品的出口,只能是一句空话和幻想。

  2006年以至2007年,出口型产品养殖热点仍然是罗非鱼、斑点叉尾回鱼。在市场不确定因素增加的情况下,我们必须增加、培育、引导更多的养殖热点,用以分散出口风险,降低省与省之间、地区与地区之间、县与县之间,甚至同一地区、同一县市自身的激烈竞争。养殖热点的宏观考虑,应该把淡水鱼热点向比较理想的海水鱼养殖转变、向高档鱼养殖转变、向资金投入大的产品转变、向比较安全的养殖方式转变、向不容易引起竞争、起点高的产品转变。比如:红鱼、军曹鱼、鲷鱼、金昌鱼等。

  随着消费者生活水平的提高,健康意识已经超过了温饱意识,安全需求超过了生存生理需求。不仅仅在国际市场,国内市场,国内大型消费市场的安全意识提前到来。水产品出口的政策也必须进行适当的调整,从过去的优势产业带向安全产业带、安全产品转移,以跟上市场发展的步伐。在当前的市场中,几乎就没有什么优势产品,如果出现了优势产品,并且形成了优势产业带,那么,这个产业注定要全军覆没。事实已经多次的,反复的教育着我们。所谓的优势,只有产品质量的优势,产品科技含量、资金含量、技术含量的优势。我们至今还没有一个产品优势到挪威、智利三文鱼那样的优势。智利三文鱼年产量60万吨,超过中国所有海水鱼养殖产量。当然,它所创造的产品价值,更是远远超过我国养殖海水鱼创造的价值。三文鱼已经不是鱼了,不是完整的产品的概念了,在我们看来还是,在别人看来不是。三文鱼仅仅是深海鱼油产品的下脚料。人家生产下脚料的价值超过我们不是下脚料的鱼的产品的价值。那么,我们还不应该认真反思吗?任何时候都不存在单一产品的优势。在激烈竞争的市场环境中,水产品新产品的生命周期已经缩短到不足5年。优势仅仅是相对的、短暂的。只有过硬的产品,才是长期的、靠谱的产品。才可以百年辉煌。

  相比较而言,养殖模式或者养殖环境的依次排位应该是这样的:深海养殖、浅海养殖、江河流水网箱养殖、山区流水养殖、湖泊自然养殖、湖泊大范围栏网养殖、池塘养殖,最后才是工厂化封闭式循环水室内养殖。养什么鱼好,出口什么鱼好,一直是困扰养殖农户、出口商家的第一大问题,而其实养什么鱼或者出口什么鱼好已经特别不重要了,在市场发展的今天,不是养什么鱼好,是怎么把鱼养好的问题,是怎么去杜绝养殖毒鱼的问题,是怎么为市场,当然也为国际市场提供更加安全的鱼的问题了。养好鱼就必须用好水,就必须大幅度的降低养殖密度,就必须让养殖的水,让养殖的鱼流动与游动与运动起来,这势必增加产品的成本。如何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