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水产品出口形势分析

近年,我国水产品出口虽然保持高位增长,已经连续几年在农产品出口中保持第一的位置,但是增长态势并不乐观。在2000年与2001年出口数量增长幅度分别达到13.8%和27.3%的高位之后,2003年突然掉到0.7%,几乎呈停滞的尴尬状态。2004年出口数量增幅又突然飚高到15.5%。2005年,笑脸还没收回,增长速度立马滑至6.17%。

  2004年水产品出口排名前三位的大宗产品为:烤鳗、鱿鱼及对虾。烤鳗在经历2002年的低迷后,2004年见到转机,出口额达7.27亿美元,同比增幅高达55.6%,高居所有水产品出口增幅首位。鱿鱼出口额2.24亿美元,增幅达52.7%,居水产品出口次席。同是养殖产品的对虾,虽然一直处于低迷状态,但仍居水产品出口第三位。

  罗非鱼异军突起,出口数量8.66万吨,增幅47%,数量增幅在水产品出口中排第一。2004年,我国罗非鱼产量达到89.7万吨,比2003年增长了11.34%。除去草鱼、鲢鱼、鳙鱼、鲤鱼、鲫鱼这五个传统淡水养殖鱼之外,罗非鱼产量排名第6位,比最普通的鳊鱼产量高出74%。2005年罗非鱼产量继续猛增到97.8万吨,比2004年又增加8万吨,增幅9%。很多行家都认为罗非鱼是一种好鱼,同时很多人也看到了罗非鱼出口市场中隐藏着巨大的危机,这个危机在2006年年初开始显现出来。由于加拿大从美国进口的罗非鱼中检验出超标药品残留物,就停止了从美国的进口。而美国不养殖罗非鱼,其出口的罗非鱼来自中国。中国出口对虾的药品残留曾经出现过超标现象,美国已对中国产品产生怀疑,加之罗非鱼又出现问题,这更加深了其对中国产品的不信任。药物残留超标已经成为我国水产品出口的严重障碍。

  从近几年水产品的出口中我们看到,我国水产品出口还是数量推动型,而不是质量推动型的,更不是品牌领袖型的模式。所以,我国水产品出口的发展速度变化极不稳定。2004年,美国对中国出口对虾展开反倾销调查,给水产界的所有同仁上了很好的一课。从2005年开始,出口速度降低到比较正常的水平,也反映出人们冷静下来,开始查找自身的问题,开始解决问题,开始在降低药物残留上有所行动。虽然这些行动仍然显得非常微弱,但我们应该看到,如果措施得当,水产品出口将会步入一个稳定的发展道路。

  2005年在水产品出口排名前三位的大宗产品中,只要是养殖产品,出口都呈现大幅度下降。烤鳗出口数量下降31%,对虾出口下降21%,仅有鱿鱼出口下降3%,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2006年1月-6月我国水产品出口前三位的产品仍然继续了2005年的下降趋势。

  2006年1月-6月我国对虾出口金额9218.3万美元,比2005年同期降低17%;比2004年同期降低42%,比2003年同期降低23%。对虾出口出现持续深度降低态势。

  2006年1月-6月我国烤鳗出口额为3.65亿美元。比2005年同期降低19%。比2004年同期降低20%,比特别势危的2003年同期增长12%,比2002年降低5.5%。2006年3、4、5三个月时间保持了8000万美元的较高水平之后,6月份直线下跌到2937万美元水平,同比跌幅达65%。应该看到,烤鳗出口已经降到可比较的历史最低点。2006年,在水产品出口大宗产品中,鱿鱼开始展露光芒。

  2006年1月-6月我国出口鱿鱼金额达1.18亿美元,比2005年同期增长30.9%。比2004年同期增长40.4%,比2003年同期增长100%,比2002年同期增长110%,鱿鱼出口额出现持续高速增长态势并在2006年6月底首次超过对虾,成为烤鳗之后的第二大宗产品。

  海水产品、初级加工鱼片(如:带鱼、黄鱼、冻鱼、虾仁、冻鱼片等)仍然占据出口数量中的60%以上。
  2005年,一般贸易方式的比重从2003年的75.67%下降到2005年的不足60%。来进料加工贸易从2003年比重的21.33%提升到2005年的39.88%,接近40%。来进料贸易呈现稳步上升趋势,开始成为我国水产品出口中的重要角色。我国来进料贸易主要还停留在初级产品的加工上。

  在情况已经非常明朗的情况下,如果要保持与推进我国水产品出口市场的平稳而不是高速发展,应该选择的措施有:

  一、认真解决深加工产品在出口中出现的新问题,特别是如何突破贸易技术性壁垒。

  比如,烤鳗出口的下降。烤鳗出口市场经过几年的培育,应该说是成熟的,烤鳗也是大宗产品中唯一的深加工产品。而烤鳗市场的最大问题在于其市场的单一性,它的主要市场在日本,而日本从2006年5月起开始实行《肯定列表》制度,对我国烤鳗出口形成障碍。如何帮助烤鳗度过难关,成为水产品出口工作中的一个特别紧要的问题。
  二、在全国范围内展开水产品养殖与加工药物残留整治活动。对于坚持生态养殖、无公害养殖、无添加剂加工的先进典型给予大力的表扬与有力的宣传。千岛湖开发总公司生产的淳牌有机鳙鱼每年产量2000吨,有机鱼头市场销售价格15元/500克,比普通鱼头销售价格高出一倍以上,同样是供不应求。

  三、严格控制与稳步发展淡水产品的出口,努力争取国际市场中中国水产品应该有的声誉。水产品出口应该有一个长远的安排与政策。当前,我国的水产品出口市场仍然是初级产品的市场,很多市场份额是从台湾、泰国、马来西亚、墨西哥等国家与地区转移过来的。上述这些国家早已经把资金、能源用于比养虾、鱼片更有利可图的金枪鱼等更高档次的鱼的加工上。我国主要的竞争对手几乎都是与我国经济或者农业发展情况大体相当或者还不如我国的国家,比如:越南、印尼、印度、厄瓜多尔、洪都拉斯、孟加拉等。从我国现实的发展水平看,我们的养殖产品、加工产品理应超过这些国家,而不能总停留在低层次的圈子里。水产品出口型的养殖与加工都存在升级换代的问题。在淡水产品问题比较多、出口市场特别不稳定的情况下,我们应该看到发展的机遇明显摆在面前。这就是坚决从数量型竞争中退出,而在质量型竞争中跟进。大力提升淡水产品养殖与加工的科技含量、资金含量、环保含量。在淡水初级产品出口上应该采取后退政策。只有后退,我们才能够更快的发展。

  四、提倡与鼓励公司+基地的经营模式。这种模式在贷款、贷款贴息、科研立项、技改资金以及其他方面都可以享受各种政策的扶持。不鼓励、不提倡当前已经很流行的公司+农户的经营模式,必须逐步取消;或者是在出口型的产品范围内取消一家一户小农经济的经营模式,用大公司的模式去适应大市场、国际市场的需要。鼓励加工型的公司向上游———养殖领域渗透;鼓励养殖型的公司向下游———加工领域渗透;鼓励周边型、边缘型、服务型的大型企业———水产饲料、水产机械、水产鱼药企业向养殖与加工两头渗透发展。逐步发展种苗、养殖、加工、出口一体化的大型出口龙头企业。

  五、继续加强对外开放政策,采取积极措施吸引外资,继续坚定不移的发展来进料加工渔业。继续大幅度提升来进料加工在水产品出口贸易中的比重,特别鼓励与支持高资金、高投入、高档次的风味水产品、旅游产品、快餐产品、微波产品、即食水产品的来进料加工业务。逐步在来进料加工业务中实现产品与技术、设备和市场的升级换代。更快的远离与突破原有的低档次竞争范围。

  六、在科研领域中不提倡概念性、炒做性、猎奇性的研究项目。鼓励实用性、高端性研究项目。加大对有用项目、有市场项目、有国际竞争力项目的投入。比如:军曹鱼、金枪鱼的繁殖、育种、养殖、市场的研究。科学研究要处在生产实践的前沿地带,对生产起到巨大的指导作用。一段时间以来,我国的水产科学研究热衷于新产品、国外产品的引进与开发。而一些引进产品并不具备市场发展潜力,产品的生命周期很短,研发与前期市场培育经费巨大,对生产企业带来巨大的市场风险。多宝鱼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多宝鱼的生产与开发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产品折旧成本相当的昂贵,而且多宝鱼的市场面很窄,它的市场定位就是餐饮业中的中高档市场。从多宝鱼上市开始,它就没有任何退路,因为它没有备份市场。当高档产品市场上消费者的猎奇消费心理迅速消退之后,它很难进入菜市、超市市场。因为它虽然本身是鱼,却不大像人们吃的普通鱼。和多宝鱼类似的鱼还有鲟鱼、鱼回鱼、河豚、鲷鱼等,它们的消费市场都属于狭窄的类型。当出口市场采取非关税壁垒等措施之后,此类产品会立刻出现市场危机,这都是因为此类鱼没有替代性市场。当烤鳗的出口市场———日本采取《肯定列表制度》后,或者当烤鳗产品中被进口国检测到违禁药品残留后,该产品只能是滞留在仓库或者积压在渔塘中。实践证明,南美白虾就是一个适应性很强的产品。2004年美国对我国虾产品展开反倾销调查之后,我国虾类产品的出口大幅度下降,但是虾类产品的可替代市场非常之多,多到根本就不用顾虑到销售渠道的程度。

  七、湖泊渔业、江河渔业、水库渔业、大水面渔业、活水面渔业要纳入水产品出口范围。扩大野生水产品、有机水产品、生态水产品、无公害水产品的出口市场,提升好产品的市场价值。帮助好产品得到应该得到的好市场、好价格。把更多的好鱼贡献给国际市场。